顿时,整个机场围观的众人一片哗然!

尤其是王奕杰的粉丝们,更是心疼的要死!

她们本想替王奕杰说话,但看到自带强大气场的沈轻舞时,一个个有很识趣的闭上了嘴!

这个女人太霸道了,一巴掌竟然把一个大男人给打翻在地了!

而且,连王奕杰都敢打的女人,肯定不好招惹啊!

王奕杰捂着脸,一脸不解地看着沈轻舞,恼怒又不解地道:“沈总,你为什么要打我?”

“我为什么要打你?”

沈轻舞冷冰冰地看着王奕杰,指了指方寻,道:“因为你得罪了他!

他说要行业封杀你,谁都阻拦不了!”

“什么?!”

王奕杰一脸惊愕地看着方寻,心里不由得开始慌张了起来。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竟能让沈轻舞说出这样的话?

模样可爱甜美女生户外暴露吃货属性街拍

沈轻舞抱着双臂,问道:“你一定很好奇他是谁吧?”

王奕杰没有回话,算是默认了。

沈轻舞一字一顿地道:“那我告诉你,他就是千姿集团的董事长,南王方爷!”

话音未落!

场皆惊!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方寻,脑子都转不过弯来了!

“这……这小子是南王方爷?!”

“我的天呐……这……这不是真的吧?!”

“方爷也太低调了吧,出行竟然一个人,没有人随行?!”

“要真是的话,那这个小白脸可要遭殃喽!”

议论声四起。

这下子,在场的所有人才恍然大悟,难怪这个年轻人这么强势,原来人家就是方爷。

人家的身份地位摆在这里,又岂会怕一个明星?

这会儿,王奕杰整个人都傻掉了,一脸愕然地看着方寻,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

几分钟后。

王奕杰咽了咽喉咙,赶紧爬了起来,朝着方寻走了过来,点头哈腰道:“方爷我错了,我刚才就是跟您开个玩笑,胡说八道,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他虽然从没见过方寻,但方寻的传说他可是听到耳朵都起茧子了。

要知道,就算是香江第一大商会的会长,都只不过是方寻的小弟罢了。

“开玩笑?”

方寻淡淡地道:“不好意思,我当真了。

现在就给你的干爹打电话,我倒要看他敢不敢保你。”

“方爷,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给您道歉,我……”

王奕杰吓得冷汗直冒,赶紧道歉。

“打!”

方寻口中发出一声震喝,宛如闷雷在机场炸响。

王奕杰只感觉耳膜嗡嗡作响,差点魂都快被吓飞了。

他吞了口唾沫,然后颤颤巍巍地拿出手机,打出了一个电话。

等到电话接通后,方寻从他手里一把夺过了手机。

“小杰,你已经到中海了吧,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一道沙哑的嗓音传了过来。

“你是杨柏林?”

方寻问了句。

“我就是,你是哪位?”

电话那头的人一脸奇怪地问了句。

“我是方寻。”

方寻回了句。

话音落下没半分钟。

“您……您是方爷?!”

杨柏林颤声发问。

即使没看到他的表情,也能知道,他现在肯定是被吓坏了。

“嗯,是我。”

方寻点了点头。

杨柏林小心翼翼地问道:“方爷,请问您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吗?”

方寻回道:“你公司里的一个叫王奕杰的家伙得罪了我,我要行业封杀他,可他说你能保他。”

杨柏林干笑着回道:“方爷,您说笑了,您都发话了,谁敢保他啊!”

方寻道:“既然你不敢保他,那你就将他封杀吧,我不希望在圈里看到这个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明白!”

杨柏林连连回应,生怕回应慢了,惹得方寻生气。

方寻也没再多说什么,而是将手机递给了王奕杰。

王奕杰颤抖着接过了手机,带着哭腔喊道:“干爹,求您帮帮我,帮帮我啊!”

“我帮你马勒戈壁!

你个王八蛋,竟敢招惹方爷,简直找死!

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我皇朝娱乐的人!

还有,从今以后,你别想在圈里混了!

好自为之吧!”

杨柏林骂完一通后,就挂点了电话。

王奕杰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一脸的失魂落魄。

他知道,从今天开始,他的星途算是完了。

方寻也没用再理会王奕杰,而是转头看向了那些同样失魂落魄的粉丝,朗声道:“你们追星,我不反对,但,我希望你们能够理智追星,不要给别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还有,我希望你们追的明星,是有品德,有素质的人,而不是这样的货色!

你们喜欢一个明星,可以,你们可以听他们的专辑,看他们拍的电影,在这些方面支持,就够了!

而不是别人明星在哪儿,你们就跟到哪儿!

你们既然有这么多时间,还不如多抽时间去陪陪自己的父母、朋友和爱人!

追星只是一时的,但这些人是要陪你们一辈子的!”

“好!说得好!!”

“方爷说得太好了,太给力了!!”

“就是说啊,成天无所事事,跟着明星的后面到处跑,算什么事?”

围观群众们欢呼了起来。

“我们走!”

方寻挥了挥手,然后带着慕挽歌等人准备离开。

“寻哥,这家伙怎么处置?”

赵天顺指向了刚才那个踩碎方寻手机的保镖,问了句。

方寻瞥了眼这个保镖,淡淡地道:“拖出去打一顿就行了。”

“是!”

赵天顺点点头,然后一挥手,“带走!”

“不要,不要啊!”

这个保镖愣是吓傻了,大声喊叫了起来。

他哪知道,自己只是为了出口气,却惹上这么大的麻烦。

几个五龙商会的汉子立马上前,直接拖着这个痛哭流涕的保镖离开了机场大厅。

方寻则是和慕挽歌几人走出了大厅,坐上了几辆加长版迈巴赫,离开了机场。

在回紫荆会所的路上,方寻也去重新买了个手机。

坐上车后,方寻好奇地问道:“挽歌,我上飞机前就给你们联系了,你们怎么现在才来?”

慕挽歌温柔一笑,回道:“这段时间神州不是到处灾难频发嘛,所以我就联合了我们中海的各大公司、商会、武馆开了个会,向灾区捐钱捐物,所以才来迟了。”

“哦……”

方寻恍然点头,刚才他在机场的荧屏上也看到了,的确有多处地方遇到了灾难。

川省的地震,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洪灾。

“那现在筹了多少善款?”

方寻问了句。

慕挽歌回道:“目前一共筹得善款四百五十亿,救援物资一千卡车。”

方寻拿出钱包,掏出了一张银行卡,说道:“这张卡里应该有五十亿,替我捐了吧,刚好凑个整。”

“嘶……”

狂刀深吸一口气,啧啧嘴道:“不愧是寻哥,果然壕无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