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许是见这女人,实在是可怜吧。这是唯一同情她的。

如果不让彭凤妮深深的体会到,什么是失去至亲的痛苦,像她这样的女人,肯定还是不会懂得改正。

墨北宸启动车子,快速的离开这里,徒留那个女人,在街边无力的哭诉。

“我们去哪儿?”墨北宸一边开车,一边询问着身边的小女人。

她回头望着他,犹豫了几秒,才说:“我……我约了上官清风,在研究院医院对面那家餐厅见面。”

“……”墨北宸没有说话,只是那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得加重了许力道,继而将车子掉头,前往秦雨筱所说的那个地址。

大约二十分钟的样子,车子停在了餐厅的门口。为了不让秦雨筱淋着雨,他有将车子依靠在门厅的下面。

“我……我很快就出来。”在下车的时候,秦雨筱特意对他说了一句。

这句话就像是对他的保证一样。

“这会是和他,最后一次见面吗?”他握着小女人的手臂,没能让她马上下车。

“嗯。”她正视着他的眼睛,很肯定的向他点头。

如果她无法劝说上官清风的话,那么以后她肯定,再也不会见他了。即便是相见,那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广州短发少女百变服饰潮流前线风格写真图片

要不是她在书房门口,无意中听到了墨北宸和沈悦婉的对话,即便今天上官清风发信息约她,她也不会到这里来吧。

这件事真的太严重了,既然因她而起,就得由她去解决。

“我走了,等我一会儿。”她打开车门,向他温柔的示意。

墨北宸握着她手臂的手,无奈的放开。真想一直紧紧的抓住她,不让她再靠近那个男人的身边,可最终他还是选择亲生她的决定。

在秦雨筱进入餐厅后,他才把车子行驶到餐厅前面,可以通过餐厅窗户玻璃,看到里面的地方。

上官清风见秦雨筱走进来,细心的他发现小女人的外套上,沾染着一些雨水,赶紧抓起桌子上的纸巾,想要为她擦拭着那些细细的水珠。

“我自己来。”秦雨筱后退一步,接过他手中的纸巾,简单的擦了擦衣服上面的水。继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上官清风因为她刻意的回避,心里有点不适。放眼望去,目光落在餐厅的外面。

墨北宸将车子停在一个,他可以看到餐厅里面,而里面的人则看不到他的地方。所以这会儿的上官清风,并没有看到他的车子。

“一个人来的吗?”他坐在小女人的对面,温柔的询问。

这是一个两人餐的位子,餐厅很普通,所以即便他们俩对面而坐,距离也非常的近。

“给我发信息,有什么事吗?”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反问。

“我们俩……现在已经到了,一见面只说目的,连一句嘘寒问暖的话,都不会说的地步了吗?”他的语气有点沉重。

“……”秦雨筱没有说话,垂下眼睑,盯着跟前的饮料杯子。伸出双手握着那个水杯,心里有点不适。“清风,有什么话,直接说吧。我现在已经是有老公和孩子的人了,我明白对我的意思。但对的好,我只能够下辈再还给了。

在我的心里,是我的兄长,我会视为永远的哥哥的。”

“兄长?”他冷笑一下。“可从来都没有叫过我哥哥,从认识我开始,不是叫我上官少爷,就是直接是清风。我不是的哥哥,我也没有那个荣幸,可以做的哥哥。”

“对不起……”她没敢看他的脸色,只是默默的道歉。

那天有墨北宸在场,有些话她是不好跟他说的,今日只有他们两个人,心里的话如果不对他直接说出来,怕是就没有下一次的机会了。

“哪里对不起我了?何需道歉呢?”他需要的并不是道歉,而是她这个人,她的心啊。“难道在的心里,和我之间除了朋友的关系,从来都没有对我,有过男女之情的想法吗?”

“……”闻言,她抬头望着他,目光在闪烁。

即便她没有回答,可她的眼神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她无法欺骗上官清风,也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的心。她的内心是承认的,在没有遇到墨北宸之前,她和上官清风承法琳克国相处了那么久,她是喜欢他的。没有一点男女之情,也是不可能的。

可是,从头到尾他们俩,谁都没有捅破那一层窗户纸,不然的话,也不会有现在这种情况发生。

现在她已经选择了墨北宸,她的人,她的心,部都属于那个男人的。而对于眼前的上官清风,她只能够视为兄长。

“在别墅里我跟说过,我的心里一直都有,我只是想着和金铭浩当初的事情,我害怕我向表白之后,会尴尬,会不愿意那么快,就开始新的情。所以我才没有跟说出来。

我对的好,早就超出了普通的朋友关系,我让搬进我名下的别墅居住,不是医院里所有的人,都会有那个待遇的。我对有多好,难道的心里,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回到陇林市之后,我一次又次给打电话,试图询问在这边的情况,可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答应了和墨北宸的求婚。

可知当时我的心情,具体是怎样的吗?就好像当初被金铭浩伤害是一样的。

对我承诺过,参加完韩友莉的订婚宴会,就会立刻回去。我一直都在等,可却欺骗了我……”

“清风。”秦雨筱听着他的话,心里实在是难受。继而忍不住将他的话给打断。“现在木以成舟,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求不要再说了。是我对不起。”她的言辞显得非常哽咽,乌黑的眸子里,凝聚起豆大的泪水,默默的滑落脸颊,当眼泪掉出来的时候,她迅速伸手抹掉。“说的约我出来,是因为我妈妈的事。可知道我妈妈现在在哪里?”

言归正传,她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和上官清风来叙旧的,而是关于母亲,以及研究院医院药品的事情。

“目前是没办法找到她的,不过我可以告诉,她暂时是安的。”

“真的知道她在哪里?”秦雨筱的情绪,突然显得有些激动。“我妈妈在什么地方?怎么会知道,她目前是安的呢?如果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又怎么会知道她会安?”

她因激动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反正她是安的,会有机会看到她的。”上官清风轻描淡写的说道。

“清风,告诉我,我妈妈在什么地方,我有很多话想要问她。在我几个月的时候,她就离开我了,我想知道当初具体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不要我,她又是怎么疯掉的。”她着急的流下了眼泪。

“我说了,会有机会看到她的,但不是现在。”他的言辞,淡然特别的淡漠。

“为什么说那么肯定?难道我妈妈的失踪,跟有关系吗?”他如此肯定,再加上他的实力,不难让她想像,她妈妈的失踪会和他有关系。

“在的眼里,我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吗?”他怎么可能会抓走她的母亲呢?“我现在告诉这些,只是想要安心,知道她至少是安的。不会有任何的生命危险。”

如果他为了不让她担心,而告诉了她这些。她就怀疑他的话,那么就太让他寒心了。

“我不需要知道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