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双月看着自己的剑,亦平静道:“不错,还得是可信任的高手,怕是更少了。”

西门狐沉声道:“那又如何,能围住你们四人就足矣!凡花夫人,相信你们身上带着的一定是排查出来的院子图,把图纸交出来,你们走吧,也算是我西门狐对天下人的交代。”

未料,西门狐这么说,却不等于别人也答应。

“这却不行!”荆剑冷笑道。

而荆剑说这四个字的时,第一个字人尚在院中,等第四个字的声音刚落,人已然到了房中,速度极快。

张静涛又不由细看荆剑,这晋鄙家的大公子的确不凡,锋锐如剑的气势压人,英气勃发。

那目光扫过众人时,谁都会隐隐有一种被锋芒刺痛的感觉。

进了厅中后,荆剑更道:“还有我们的聂双月小姐,是什么让你背叛我大魏呢?”

聂双月娇笑一声道:“我只是来和朋友喝喝酒,怎么就是背叛大魏了呢?要这么说的话,和我一起喝酒的西门公子和段玉公子就都是叛逆了,再者,你们都不在乎我师父盖聂了么?”

西门狐和段玉的脸色顿时一僵。

要知道,得罪一个绝世剑客可不是好玩的,那剑客或许会趁着夜色,踏月而来,于千人万人防守中,一剑取了你的头颅,挥一挥血珠,冷笑一声,拂袖而去。

荆剑却不怕,冷笑道:“伶牙俐齿!别人或要动你时,需要三思而行,我却早已经得罪了盖聂,动不动你都已然是一样,今日便把你擒下,好好玩一玩,再把你的头颅放到我们的绝世大剑客盖聂的桌上去,看看你的师傅是不是会被气死。”

文艺女孩海岸看斜阳

聂双月风情万种一笑道:“那我们就好好玩一玩。”

张静涛却拦住了聂双月道:“且慢,双月的师傅,还有小爷,这得你们有本事先让小爷气死才行。”

“就你?能当酒剑仙子的师傅?哈哈,莫说笑!”荆剑不屑一笑。

张静涛傲然道:“酒剑仙子以醉剑闻名魏国,我的醉技却远胜双月,有什么不可以是她的师傅的,乖徒儿,今日为师就让你看看真正的醉技是怎么玩的。”

说完,拔刀掠去,这一刀,然而却大出荆剑意外,因张静涛说是用醉技,实则却并没有用醉步,而是一跃而去,挥起长刀,气势凌历凶猛一刀砍去。

这一刀亦淋漓之极,简直让看到的人都想大呼一声:痛快!

只是荆剑虽意外,却不惊,还哈哈一笑,“来得好!”亦是剑如刀势,一剑风卷残云般撩去。

然而二刃未交,张静涛却竟能忽而变招,那痛快的一刀顿时让人极为难受得,停滞住了,继而随着身形微转,虽不足以攻击到荆剑的身体,却一刀轻呼呼飘向了荆剑的手臂。

荆剑脸色一变,亦是迅速变招,但他撩剑的姿势已然形成,却已不可能用剑缩回招架。

荆剑猛然侧跃倒地,虽狼狈,却也勾起一脚,朝着追击的张静涛的下身踢去。

终于止住了张静涛的追击。

张静涛如狂风般从他身边卷过,但脚步一滑,这狂风竟然就改变了方向,回了身,这醉步果然实用又诡异。

如此回身后,张静涛自然挥手就是一刀。

荆剑大惊,暴呵一声,亦迅速挥剑,叮的一声脆响,挡住了这一击,继而就见张静涛跌跌撞撞围着荆剑乱砍,看似醉态惹人,那刀势却极为疯狂,叮叮当当的一连串攻击。

而荆剑也的确厉害,那剑势时而凶猛,时而阴毒,却不落下风。

这一连串交手双方都快若电闪,其余人都看得眼花缭乱,却并不急着动手,只看二人交战。

只是怕此时动手,聂双月立即插手,进而误入到和聂双月的战斗中去,得罪盖聂。

这盖聂之名,竟然威加魏境!

的确,这张静涛的醉技一定是聂双月教的吧?

这盖聂的弟子的弟子,都已然让人额头冒汗,西门狐几人虽准备了伏击,自身武技也绝对不弱,但仍能感觉到张静涛那醉技的难缠。

张静涛则是从第一招趁荆剑大意,不给荆剑一丝喘息,又是一连串进攻。

直到一脚踢在荆剑的胸口,把荆剑踹飞了出去。

荆剑会飞出去,倒不是说张静涛的一脚力量大到了能让他飞,这亦是荆剑顺势化力所致,在半空中,荆剑脸色难看,咬牙一个旋身,滚落到了院子外面,猛然又弹身而起,才堪堪借着主动闪避节省出来的一丝时间,堪堪架住了张静涛追来的狂放一刀。

这一刀后,张静涛终于后退,自身亦要缓一下。

荆剑更是如此,猛然狂退,但总算稳住了,才不由得意,哈哈一笑道:“都说张正实则狂过了萧狂风,哈哈,的确够劲!只是,那第一招叫什么?怕不是醉刀吧?有负你酒剑仙子师傅的盛名。”

张静涛哈哈一笑:“那一刀,叫作醉话,醉了的人么,总爱说大话,这种大话简直是不着边际,连小孩子都骗不了,可是,你却偏偏信了。”

一边看着的聂双月和赵灵儿,本对势的感应没那么强烈,但见了张静涛交手后,却不同了,都是脸上有领悟的神色。

特别是聂双月,更清楚了那势的多变,事实上那招所谓的醉话,就是张静涛昨天晚上使出的功夫,也是骗得她一上来就手忙脚乱的功夫。

“娘的,敢用刀势来骗老子!再来!”荆剑才知上当,明白了张静涛的那一刀本就意在那一转之间的削手式,顿时气坏了,脸色都有点发青,但此人的武技之强是毋庸置疑的,在魏国的年轻武士中,至少这将门之子的名声都是位列前茅的。

当然,这亦有身世显赫的缘故。

就如盖聂,作为寒门剑客,他实际上从未真正显赫过,这样的人,还有很多,有实力,却未必有出头的机会。

荆剑一个呼吸后,便是主动进攻了,那长剑再刺来时,便如荆棘丛一般,那剑尖在张静涛面前点出了数点荆刺,看似漫无目的,却封死了张静涛的所有退路,除非张静涛能确定哪里是虚哪里是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