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御是在第二天早上自然转醒的,和往常一样,他先用清水将自己的脸洗净,然后将昨天有些脏的衣服更换,接着推开门走了出去,只是在推门之前在原地站了片刻,有些恍惚,昨日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宛如梦境,以至于他还没有做好足够的心里准备去承受所带来的一系列蝴蝶效应。

对于前身是一个疲于应付工作生活压力的现代人而言,某天睁开眼睛之后发现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而且是一个霸主王朝的皇太孙,那种略微紧张又隐隐含着期待兴奋的情绪几乎要撑爆他幼小的心脏。

可以预见的荣华富贵,衣食无忧的生活正在向他疯狂招手,更加激动的是他脑海中还自带着一个刀塔远古遗迹系统,对于前世无事就打打刀塔2,看看的他而言这几乎就是横推天下的象征,如此顶配版的穿越配置,如何不叫人仰天长啸。

但是,他错了,错的很离谱,生活总是那么妙不可言,他从一出生到现在到处奔波,四海为家,神京巍峨无双的帝宫更是和他彻底无缘,未曾住过一日,而且他还清楚地记得自己满心欢喜打开系统之后那种悲愤欲死的心情。

“远古遗迹系统未开启,开启条件如下二者完成其一。”

“一,吸收两个陆地神仙境灵魂,开启英雄道魂召唤功能。”

“二,登基称帝,在帝宫安放远古遗迹,系统部功能将开启。”

“介于系统开启难度过高,可收集足量的天外之物开启部分系统功能,并特此赠送道魂一个,但是宿主本人经脉俱断,且已有本系统,无法融合,请尽快寻找属性贴合的融合对象。”

对于已经在大夏生活了十六年的赵御来说,开启系统的这个念头已经被他死死压在心底,在这个圣人不出,连生灭境大宗师都凤毛麟角的年代,如何去吸收两个陆地神仙境的灵魂?

至于第二条件,看他近十年连白帝宫都未曾踏入过一步,就知有多少艰难,对目前的他来说,如今活着就已经是一件极为不容易的事情了。

脑海中的系统就像是死守闺房的黄花大闺女,只匆匆露了一面之后,就再也闭门不出,赵御这么多年随夫子大夏各地四处收集星辰砂等天外之物,也只是让它勉为其难地开启了一个道具栏功能,除了平日里拿来储存东西之外,便毫无其他用处,因为系统没有开启,赵御根本没办法兑换任何道具。

今天最难得的是没有继续下雨,虽然天空好似青天披纱,朦朦胧胧,屋檐,树梢都往下滴着雨,想必是放晴没多久,但对某些人来说,放晴真是一个极好的消息,光头大汉已经急不可耐地将灶台摆到屋外,正撅着屁股在那儿煮着粥,他那巨大的块头这段时间真的是被狭小的厨房折磨的苦不堪言。

小女生的甜美超可爱

赵御走过去,盛了一碗粥,一屁股坐在门槛上,也不嫌脏,皱着个眉头,呼呼地喝起了起来,从昨天昏迷到现在,他确实是有些饿了。

他查看了一会脑海中系统的变化,边喝边囫囵不清地说道:“破儿啊,我发现你这个人,木讷是木讷了一点,但就这做饭的手艺,以后肯定是饿不死的,连普通的粥都能被你弄出花样来,实在不济,找个大户人家,凭着这吓人的体型,当个护卫也绝对吃香。”

光头大汉的背影就像一头巨大的黑熊,听后转过头来对着小先生嘿嘿一笑,也不说话,继续在灶前挠着头撅着屁股,往里面添着柴火,早些出门的时候他看到门口多了一标幽翅军,他就想着今天早晨多做一些早膳,分给他们,总比吃干巴巴的军粮要好些。

赵御看大汉不说话,也不恼怒,想来是习惯了光头大汉这闷葫芦般的性格,继续说道:“好了,别再那儿撅着了,去收拾一下东西,另外昨天这么大动静,现在还没有人来查看,想必是幽翅军已经到门口了,让他们准备一辆马车,我们先去江陵城,对了,黄庭叔又不知不觉地走了?”

“今早没见着他,应该是离开了。”大汉终于回了一句话,声音却是温柔细腻,要是让人乍一听,还以为是哪个神京来的翩翩少年郎,温润如玉,听起来极其舒服。

幽翅军的效率极高,待小先生和大汉走出学堂的时候,已经有一辆马车停靠在路边,可怜的小黄马两腿发软,瑟瑟发抖,这已是这片地域唯一一匹在幽翅身边没有被吓晕过去的马儿了,天知道找它是有多么的不容易。

主仆两人的行李都极少,光头大汉魁梧的后背多了一个巨大的葫芦,而小先生的头上发间则多了一根木簪,簪尾雕着一朵云儿,古朴圆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