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许……是他的心理作用吧。”这些话身为一名医生,秦雨筱自然不好直接对格明说的。她也就是在自己的小徒弟面前说说而已。

“那就奇怪了。”林小冉嘟着嘴唇说。“师傅,说他之前帮过,这一次帮他,只是在还人情。

如果们俩真的不熟的话,他何必要帮呢?

既然他没病,那就自然是在装病了。装病来医院看病,还特意找那名医生,不觉得这一切,都太巧合了吗?”

“什么意思?”秦雨筱收回自己的手,打量着手背上的掐痕,也不是很严重,就是掐出了一个血印而已。过两天就会好的。

“忘记了,当初墨少追的时候,也是用的这一招呢。我是怕那位格先生,他对有意思吧?”

“……”闻言,秦雨筱的立刻大变,顿时沉了下去。左胸处那颗心里,还‘咯噔’一下慢了半拍。

墨北宸说让她不许跟格来往,他感觉格并不像表面上,她所看到的那么单纯简单。

难道墨北宸所指的格不简单,是他也瞧出来了,那个格对她有意思吗?

她长得是有点耐看,但也不是倾国倾城,人家格的条件那么好,凭什么会喜欢上她啊?

可墨北宸和林小冉都是旁观者,她是当事人,是她自不知吗?

“师傅可要小心了哟。”

清纯美女露香肩美拍图片好静谧

“闭嘴。”秦雨筱严肃的呵斥一声,吓得林小冉立刻用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巴。“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吗?”

“……”她没敢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格就是来医院看诊,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我是一名医生,他是病人。若让北宸听到这些话,看他怎么收拾。”

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对格都没有别的心思,相反,可能会同情他吧。明明身体没有病,却又伴随着痛苦。

搞不懂,可能他需要的人,并不是她这样的医生,而是心理医生。

格站在医院的大门口,等待着司机将车子开过来。

这会儿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街道之上。后排座的男人,将车门上打开急切的下来。继而朝着医院大门口跑去。

格抬起手来,盯了一眼左手上的时间。没太注意跑过来的男人,那男人兴许也是跑得太急了,刚好撞了一下格的手臂。

“怎么走路的?没瞧见我家少爷在这里吗?”格的保镖见秦正周,匆匆忙忙的跑来。还撞到了格的手臂,赶紧上前攥着秦正周跟前的西装,愤怒的呵斥。

“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秦正周将那保镖的手拿开,而在他的身后,很快就跟上了自己的保镖,还有一名助理。

格的保镖见此情况,对方也不是普通的人,便后退一步,等待着自家少爷的决断。

“……”格没有说话,抬头间目光落在秦正周的脸上。

同一时间,秦正周也正视着对面的格,他们俩的距离很近,近到足以将对方脸上的毛孔都能够看到。

渐渐的,格盯着秦正周那张脸的眸子,竟不由自主轻轻的眯缝了起来。不知为何,看到这个中年男人,他的心里会有一种特别的不适,很是厌恶。

秦正周忍不住多瞧了格两眼,即便这男人脸上戴着一个金丝眼镜,可镜片下的眸子,依旧可以让他感到一股恐怖的气息。

他赶紧后退一步,示意自己的助理,拿一些钱出来。

“我真的有事,这就当是补偿给的。”秦正周用钱去打发格。

“等一下。”格冷酷的开口。继而从秦正周助理的手,把那些钱接过。在秦正周转身看着他的时候,他直接将那些钱,砸在了他的脸上。

“啊……”秦正周惊呼一声。红彤彤的百元大钞,从空中飘落在地上。

格不在理会秦正周,转身大步朝司机开来的车子走去。

那是一辆加长版的林肯,比起秦正周所坐的那辆宾利,价格肯定是天价。

“董……董事长,您没事吧?”助理小心翼翼的询问。

“那个人是谁?怎么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秦正周目送格坐上那辆车,消失在街道上。

陇林市富有的人有很多,但出行如此嚣张又阔绰的人,秦正周搬着手指也数得过来。

“查一下他是谁。”他收回自己的目光,对身后的助理吩咐。

“知道了,董事长。”

同样的话,格在车上的时候,也吩咐自己的手下,让其去调查秦正周。

兴许是觉得那个男人,给他第一眼的感觉,实在是太恶心了。所以他才想调查一下。然后摸清他的底,再好好的教训一番。

秦正周直奔秦雨筱的办公室。

“雨筱……”

“不能进去,秦医生已经下班了,若是想看诊的话,就请下午再来。”外面的小护士阻止着秦正周。

“我来找我自己的女儿,我是她的父亲,还需要等下午吗?给我让开。”秦正周强行将那名小护士推倒在地上。

办公室里的秦雨筱和林小冉,听到外面的声音,赶紧走出去。

“秦医生,他……他说是的父亲。”小护士瘫坐在地上,左手握着疼痛的右手。

“有没有伤着?”秦雨筱上前将小护士给扶起来。

“没什么。”

好在最近天气凉,衣服穿得比较厚,她才没有伤着。

“先下班吧,这里的事交给我来处理。”秦雨筱示意着小护士。

“来这里做什么?既然知道自己是秦医生的父亲,就不应该给她找麻烦。”林小冉当然是认识秦正周的,想着这个男人,曾经对秦雨筱所做的事,心里就来气。

“小冉也先下班吧。刚刚不是说,祝允杭在等吗?”秦雨筱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太过生气。“去吧。”

“一个人行吗?”林小冉小声的询问。

秦雨筱对着她眨巴了一下眼睛,她才放心的离开。

退一步想,这个男人是秦雨筱的父亲,就算他再可恶。也不可能对秦雨筱,做出多过分的事吧。毕竟,这里是公众场合的医院。

“什么事,说吧。”秦雨筱走进办公室,这会儿就只剩他们俩。对于他的态度,她也无需再掩饰。

他是她的父亲没错,可他却从来都没有将她,视为他的亲生女儿吧。

“到底想干什么?是不是要把整个家都弄翻了,才甘心啊?我承认五年前我做得不对,我也不应该对和雪雪太过偏心,可不管怎样,都是雪雪的亲姐姐啊。

她对不起,害得无法生育,夺走属于的婚礼,的未婚夫。害得离开陇林市。

可之前受的苦,受的罪,现在都过去了。

有三个儿子,还有墨北宸那么爱的男人。整个墨家现在都护着,还不甘心吗?”

秦正周一开口,就冲着秦雨筱劈头指责起来。

“想说什么?”她一句都没有听懂。若是他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指责她的,她大可以现在就把他给轰出去了。

“之前在婚礼上出事,后来在医院里住了那么久,才把命给捡回来。我这个当父亲的不是一点都不关心,我也有来医院看,只是墨北宸让手下强行拦着,我才没有机会进入的病房。

在受着疼痛,受着煎熬的时候,的妹妹秦雪雪也是一样。

因为的失踪,故意躲起来。墨北宸亲自来到秦家,把雪雪绑在雨夜里,拿着鞭子抽。抽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这些我完全没有拦着,我知道是她对不起,她应该受到那样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