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慕挽歌黛眉紧簇,感觉有点不对劲。

“没什么意思。”

吴尚元摇摇头,而后道:“我只是想教会你如何在这个社会上混,如何左右逢源,如何保护自己……”

顿了一下,吴尚元继续道:“挽歌,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五爷,您问。”慕挽歌道。

“如果我让你交出方寻,你愿意么?”吴尚元直接问道。

慕挽歌没有任何犹豫,直接道:“如果您让我交出方寻,是为了交给陈家处置,那我自然不愿意。”

“真的不愿意?”

吴尚元又追问了句。

“不愿意。”

慕挽歌断然摇头。

盛夏午后美女清纯动人私房照

吴尚元深深叹息了声,道:“挽歌,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这么做,会将五龙商会拖入万劫不复之地,你也太自私了……”

“五爷,我只知道一味的妥协只会让敌人变本加厉地欺负到头上来。

而且,我们今天不是要跟陈家谈判,和解么?”

慕挽歌心中隐隐生出了一丝不安。

吴尚元那张原本温和的脸此刻彻底阴沉了下来。

他冷冷地盯着慕挽歌,道:“挽歌,我看在你跟了我多年的份上,本想给你一次机会。

可是,你却不懂得珍惜。

既然如此,那看来我的五龙商会恐怕是留不住你了。”

慕挽歌拳头紧攥,深吸一口气,道:“五爷,我希望你把话说得更明白一点。”

“好!”

吴尚元震声道:“那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

陈家的确愿意和解,不过,前提是你必须交出方寻!

只要你交出方寻,那就能保紫荆会所和五龙商会无事!

否则,不仅是方寻,还有你,都没有好下场!”

“呵呵……”

慕挽歌清冷一笑,道:“原来说了半天,你还是让我交出方寻!

既然是这样,那今天这场谈判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告辞!”

说完,慕挽歌直接起身,准备离开。

不过,在慕挽歌快要走到门口时,门口的两个身材壮硕的小弟直接挡在她面前!

慕挽歌心中一惊,转身看向吴尚元,沉声道:“五爷,为何要拦我?”

吴尚元一脸冷漠地盯着慕挽歌,阴恻恻地道:“挽歌,机会已经给你了,是你自己不珍惜。

既然如此,那今晚你就别走了吧。”

“咯咯,五爷,我就说嘛,慕挽歌这个贱人早就翅膀硬了,不听您的话了,亏您还给她这么多次机会。”

突然,一道娇笑声从门外传了进来。

慕挽歌愣了一下,觉得声音很耳熟。

很快,门被推开,一个身穿白色刺绣旗袍,盘着一头长发,化着艳丽妆容,身材婀娜多姿的女人摇晃着丰臀,走了进来。

“静雯?”

看到这个女人,慕挽歌神情一怔,“你怎么在这儿?”

孙静雯眯了眯眼,道:“慕挽歌,你能在这儿,为什么我不能?”

“慕会长,不仅孙小姐在,我也在哟!”

又有一道戏谑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

慕挽歌转头望去,就看到一个模样还算英俊,但一条手臂打着石膏,杵着一根拐杖的陈俊峰从门外走了进来。

而且,有六个人高马大,身材雄壮的外国男子跟在他的身后。

这六个外国男子一个人凶神恶煞,身上带着浓烈的杀气,显然是杀人太多沉淀的杀气,绝对不是普通小混子能比的。

而且,这六个外国男子腰间鼓鼓的,显然藏着家伙。

看到孙静雯和陈俊峰同时出现,慕挽歌心头一紧,总感觉有一股阴谋在里面。

陈俊峰走进包间后,看向吴尚元,指了指慕挽歌,笑呵呵地问道:“五爷,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置这个女人?”

吴尚元看都没看慕挽歌一眼,道:“从现在开始,慕挽歌已经脱离了五龙商会。

所以,该如何处置慕挽歌,听陈少发落。”

“哈哈!很好!”

陈俊峰哈哈大笑一声,道:“五爷果然有诚意!从今晚后,你们五龙商会就是我们陈家的盟友了!”

吴尚元堆满了笑容,道:“还请陈少以后多多关照!”

“好说好说,对待朋友,我们陈家向来都很好说话!”

陈俊峰摆了摆手,脸上满是傲然之色。

听到两人的对话,慕挽歌瞬间什么都懂了!

为了巴结陈家,吴尚元竟然抛弃了自己!

她一脸落寞地盯着吴尚元,“五爷,我已经跟了您三年,难道您真的要将我一脚踢开么?”

“不听话的狗,自然得扔了。”吴尚元淡淡地道。

“狗?”

慕挽歌悲哀一笑,“原来我在您心中只是一条狗?”

“不然呢?”

吴尚元反问。

“呵……”

慕挽歌悲哀一笑,道:“吴尚元,只怪我眼瞎,竟然认你做了大哥。

不过,能让我彻底地认识你,也值了。”

吴尚元冷冰冰地盯着慕挽歌,道:“慕挽歌,别怪我心狠!

我已经给过你两次机会了,是你自己没有把握住!

而且,相比于陈家这个朋友,你,慕挽歌,根本就不值一提!”

此话一出。

站在吴尚元身后的赵天顺微微皱了皱眉。

他觉得吴尚元做得有点太过了。

不过,看到现在的形势,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轻轻叹息了声。

慕挽歌冷笑一声,道:“吴尚元,你这么做,会让五龙商会的所有兄弟心寒。

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报应?何来的报应?”

吴尚元哈哈一笑,道:“我吴尚元从一个搬运工摸爬滚打到现在,爬到如今这个高度,靠得可不单单只是蛮力,而是脑子!

我从来不会将危险留在身边,一旦发现有威胁到我的人或事,我会立马将其一脚踢开!

所以,就算有报应,也绝对不会落在我头上!

反倒是你,还是好好想想临终遗言吧!”

“你要杀我?”

慕挽歌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吴尚元。

吴尚元残忍一笑,道:“只要陈少点头,我会立马送你下地狱。”

慕挽歌浑身一颤,显然没想到吴尚元竟然不念一点留情,心狠到如此地步。

这就是一头披着人皮的狼!

江湖险恶,人心难测,果真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