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哥哥们商量的事,一方面是为了墨北晴,另一方面更是为了他们的妈咪。

如果秦雨筱有一天,真的被这个格迷惑住了,他们的爹地要怎么办啊?

只有让格和他们的姑姑在一起,这才是最好的两其美的办法。

“没有为什么,我本来就不想来,是非要来的。”墨北晴小声的对他说道。

“小菊。”格突然叫着丫头。

“少爷。”小菊从外面跑进来。

“带乐儿去玩一会儿,我有些话想要单独跟墨小姐说。”

“知道了,少爷。”小菊走到墨北晴的身边,将她怀里抱着的墨俊乐抱走。

客厅里突然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这让墨北晴更加的尴尬。

“墨小姐请坐吧。”格对她示意了一下,然而他口中的话,对于她来说,听起来却是那么的陌生。

他以前也是这样称呼她的,但和现在的口吻,真的差的是天壤之别。

墨北晴想知道,他到底会对自己说什么,这才坐在沙发上。

清纯可爱的短发女生图片

“不知道墨小姐可有听说过一句话?买卖不成人仁义在,朋友不成也不是陌生人。

就算上次的话,我伤害了,可我之间,也不能就成现在这样啊。

不能成为男女朋友,但一般的普通朋友,我们还是可以继续的。”格说话很直白,也不对她绕什么圈子。

这样的话,比上次那些话,更打击墨北晴的自尊心。就好像被人拒绝了一次不够,现在又来拒绝第二次。

“格先生非要把话,说得那么直白吗?我墨北晴到底有何不济,要被接二连三的拒绝?”她忍不住冷笑起来。

“不要误会,我只是想说,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他说话的口吻中,刻意加重了朋友二字。

“真是抱歉了,我墨北晴身边的普通朋友,数都数不过来。不需要交往那么多没有用的酒肉朋友。”她也拒绝得很干脆,成不了情侣,她自然不愿意成为他的朋友。

这是她墨北晴做人的原则。

“……”格没有再说话。

墨北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本来打算今天再好好的跟他说说,看能不能将两人之间的关系给缓和回来。不曾想格一开口,就是提说拒绝一事。

她又不是没有人要的女人,岂能被他这般拒绝。拒绝也就拒绝嘛,干嘛非要再讲出来,戳痛人的心脏呢?

“我想要问几个问题。”半晌,她才又对他开口。

“嗯。”他从喉咙中,回答了一个字。

“我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可有对我心动过?哪怕是偶尔一次……”她感觉自己说得不太对,又强调:“或者是某一个瞬间,对我有过像男女朋友那种好感的心动呢?”

“没有。”他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淡漠得像无形的刀子,狠狠的割草着她的心脏。

他居然连想都没有想一下,就直接回答了。这种态度是真的,对对方没有好感,才会回答出来的话。

“那我们一起去那么多地方玩过,为什么不拒绝我?为什么还要同意跟我一起去玩呢?

还有……我……我吻的时候,怎么也没有拒绝?”

墨北晴说什么都不相信,他对她没有感觉。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为什么会显得那么开心呢?不管她让他做什么,他都会顺着她,陪着她呢?

“我早就跟说过,我不是陇林市本地人,而说是这里的人,知道这里很多好玩的地方。愿意尽一个地主之宜,带我去那些美丽的地方走一走。

朋友之间一起去玩一下,我若顾及那么多,那跟路人有什么区别呢?

至于的那个吻……我只能说太过突然,我连一丝防备都没有。事情就已经发生了。

我要当时就拒绝了,那是会打击一个女孩子的心理的……”

“那现在拒绝我,就不会打击我的心理了吗?”墨北晴受不了他,不悦的打断他的话质问。

“因为不会在一起,所以迟早都会受到伤害,长痛不如短痛。那就在刚刚萌芽的时候,就来结束吧。”格的回答很强硬,那种口吻无疑就是,不爱她就是不爱她。说什么都没有用。

“不是萌芽期了,早就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再也拔不出来了。”墨北晴心里难受,眸子里凝聚起来的泪水,默默的滑落了下来。

“那就想办法去拔。”他微微蹙着眉头,冷酷的说道。

此时格的脸色,再也不像平时,看上去的那么温文而儒雅,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生冷。对于墨北晴来说,他太过陌生了。

“因为她吗?”她哽咽的询问。“是不是因为我的嫂子秦雨筱?不喜欢我,喜欢的人是她,对不对?”她是他对他问出来的最后一个问题了。

自从认识格之后,她就没有见格,对哪个女人亲密过。甚至连同一通电话都没有。她不相信格有其他的女朋友。现在除了秦雨筱,她完想不到别人。

“不是。”简短的两个字,从格的口中吐出来。那种肯定的口吻,就好像刚刚他在回答是否喜欢她一样。

他回答得太过笃定,让她连一丝毛病都挑不出来。

“可为什么那天如此急切的跑去医院,还当作那么多人抱着她呢?那可不像是一个病人,对医生应该有的举动。”

“我说了,我不跟在一起,不是因为秦雨筱。仅仅只是觉得我们俩不合适而已。”他不希望墨北晴,因为他那天对秦雨筱的举动,而误会秦雨筱什么。他自己倒无所谓,就担心秦雨筱在墨家过得不好。

“……”墨北晴没有再说话,也没有什么好再问的了。再说下去的话,她可能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她默默的转身,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朝着客厅门口走去。

院子里的乐儿和小菊在一起玩雪,小家伙玩得非常开心。对谁都不会觉得陌生。

“姑姑……”墨俊乐看到墨北晴的身影,赶紧仍下手中的雪,朝着她跑过去。“姑姑,怎么了?哭了吗?”他发现墨北晴的眼眶红红的。“说话呀,是不是格叔叔他欺负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回家告诉爹地,让他来教训他。”

“乐儿……”墨北晴吸了吸鼻子,将眸子里的泪水哽咽回去。“别去找他了,不是他的原因,是外面的空气太冷了。姑姑是被冻成这样的。”她蹲下身来,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蛋。“姑姑的好乐儿,以后不要带姑姑来这里了。”

“那刚刚姑姑和格叔叔两个人,都说了一些什么呢?”他忍不住询问。

要知道今天他是三兄弟的代表,回到墨家的时候,两个哥哥会盘问他的,他若做得不好,下次就不能当代表了。

“我们回家吧。”墨北晴站起身来,不愿意对一个四岁多的小家伙倾述。伸手拉着他的小手,沿着院子往别墅门口走去。

墨俊乐被动的跟着她走,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从客厅里走出来的格。

哎……大人的世界,可不是他们这些小家伙,能够看得懂的。真是皇帝不急,急死了太监。

“姑姑……有一件事,我想要跟说。”正当墨北晴打开跑车的车门,让墨俊乐坐进去的时候,他突然对她说道。

“什么?”她盯着他询问。

“得先答应我,千万不能生气。不然的话,我是不会告诉的。”

“好,我不生气。”她想这小家伙,也翻不起什么天来,就直接答应了。

三个小家伙之中,唯独墨俊乐和墨北晴相处的时间最长,她的性格和脾气,即便他是一个小孩子,他也知道。

“上次我和两个哥哥……意外看到了的日记。”他带着小心翼翼的口吻说道。

“……”墨北晴没有说话,眉头却刹那间蹙了起来。

“真的只是意外哟,姑姑把日记放在桌子上,我们就看到了里面的内容。”他急切的解释,坚决不能让她知道,他们是故意偷看的。

“那么们可有告诉谁,那日记里面的内容。”现在就算她骂死他,那也没有一点用。

“没有,我们谁都没有说,就我们三个人知道。我们见姑姑天天那么伤心,就想着要帮姑姑一下,希望格叔叔能够和姑姑在一起……”

“所以,上次就假冒说,是格让我来别墅里看他的吗?”她回忆起了上次的事情。原来那一切,都是三个小家伙在背后捣鬼。

真是太调皮捣蛋了,居然都玩到了她的头上。

“姑姑说好的,不会生气的。现在不能反悔哟。”墨俊乐见她扬起手来,怕是要打他了。急得赶紧说道。

墨北晴扬着的手,最终都没有落在他的身上。可是心里却气得不行。

“等我回去再收拾。”她把小家伙抱进车里,然后驾车回墨家。

“怎么收拾啊?”墨俊乐下一秒就后悔了,本来想着老实交待,坦白从宽的。现在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