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回到实验室,因柔柔几个小孩已经被送走,张静涛就在三楼锻炼武技,静静等待。

等拉韧带,强化肌肉,作过弹跳跳跃,练过基础发力动作,并且练到第二遍剑法时,窗外有动静了。

首先看到的是猴子嬉皮笑脸的精瘦脸蛋,不过猴子没走天窗,只是看了一眼后,从天台门进来的,而后,鱼贯而入的是希拉、李立、楚云梦、还有二个竟然是陈佳琪和杨武媚。

见又多带了几人来,张静涛道:“多谢了,希拉。”

其余几人也是感谢了一下。

李立和楚云梦虽和希拉交战过,但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此刻却是盟友,也不例外。

张静涛这才很紧张对陈佳琪和杨武媚道:“但是,天!你们二个来干什么!”

杨武媚那绝色的玉面带着傲然,轻嗤一声道:“不能来么?敏公主亦是我的公主!她若死了,我们青阳商会虽未必会倒,却也必然被那些大贵族插手来争权夺利。”

张静涛急道:“那你让月兔和龙女来就可以了啊,听闻她二人最近在苦练箭术,箭术进步很大,你们二个一个是我青阳商会小主母,一个是家族小主母,你们都来了封华城之后,谁指挥军队?都回去!”

而这,自然是借口,事实上就指挥军队来说,萧美娘绝对不比这二个妹子差了。

至于叫龙女来,是因为龙女有泳技,这个实验室的另一边,就有一条通往主堡的小河,这小河也通往封华城外的护城河,龙女在这里协助的话,更有可能逃脱。

由此可见,张静涛若要叫来这里的人,都是有自身的考虑的,比如李立和楚云梦,这二人是没护卫好赵敏,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自然要来,死了莫怪。

游乐园妹子红嘟嘟小嘴高清图片

这不是张静涛对楚云梦这样的美女没爱护之心,责任就是责任。

猴子则是上次犯错,差点造成严重后果,并且猴子的逃跑能力是极强的,飞檐走壁间,简直是有轻功一样,是唯一一个和张静涛一样,可以单单用脚跑,就能一下窜上四米高墙的牛人,更别说猴子还有一手强悍的飞刀术。

然而,杨武媚去很坚定说:“不可能,我来都来了。”

张静涛知道这杨武媚看似柔媚,实则性子很犟,再一想,杨武媚的箭术的确太有用了,就说:“那师傅回去。”

陈佳琪铮亮大眼睛瞪了张静涛一眼,继而坏笑起来,勾了一下杨武媚那白玉般的下巴,道:“我心爱的小媚娘来这里冒险,我岂能坐视?没事的,有白酒酒那个没下限的坏蛋女人在,足够指挥军队了,萧美娘都整日军师长军师短的叫她。”

嗯?白酒酒在自己心爱小妹子心目中就是这评价吗?

张静涛想了想,没这么觉得啊。

杨武媚拉了陈佳琪的小手,亲了一下,妩媚道:“嗯,小琪琪最好了,我们姐妹同生共死。”

又道:“说起白酒酒,我都怀疑,我们的军师,就是原本的白酒酒,听闻你们打进白石城后,吃了不少苦头,都是白酒酒安排的?”

张静涛不信道:“不可能吧,我们的军事当初可是跳楼自杀的,若是白酒酒,会跳楼自杀么?凭什么?”

陈佳琪奇了:“真是跳楼?”

张静涛细细回忆了一下当日的情形,肯定道:“十足真金,没我救了那一下,我们的军师已变成死人了。”

杨武媚终于有点释然,道:“哦,那应该是不会了。”

而这么质疑了一下后,自然也是有力驳斥了张静涛那没人指挥军队的说法,张静涛知道这二个美女不管是不是故意岔开话题,总之是绝不会走了。

只能又道:“若你们定要参加,那么对方进城后,若改为小部队看护,我们就发动,若大队骑兵跟随,我们就终止计划。”

杨武媚和陈佳琪互视一眼,道:“好吧。”

二人当然不是来送死的。

而且女人的柔韧性,通常比男人强,不太会做傻乎乎往前瞎冲的事。

而男人经常如此,这从竞技游戏都能看出这一点,脑子一充血,就会往前乱冲的多得是。

张静涛深知这一点,心下的不安才压下了一些。

希拉道:“抱歉,我无法参与,否则,我若一旦失败,会给公主带去麻烦,我必须对公主负责。”

猴子立即道:“希拉姐若不参与的话,我们不管是成功,还是要逃跑,怎么撤退?”

李立也是皱眉,看了看这个实验室,道:“不错,我看这个实验室既然被摧毁,你们在封华城的据点总归要舍弃,不如让其发挥更大的用处,让我们多带些人来。”

希拉道:“不行,出城通道和据点是二回事,你们到时候往城东的青山客栈来,我会一直在后院等,到时候我接你们走,这是我能做到的极限,另外,乔治的小弟仍在钟楼,会帮你们安排在城外观察囚车动向的人传信号,只要确定囚车进入封华城,若大致情况符合预想,这个小弟就会不断打信号给你们,这个信号会从那边的钟楼打到我们来时的那座贫民楼上。”

张静涛点头,若此刻没有二个小主母在,他一定会说:“无论如何,哪怕有大队骑兵跟着,都要打信号过来。”

他简直觉得男人喜欢瞎冲真是太对了,他自己热血上头,都有这种想法。

希拉又细细看了张静涛一眼,道:“若你们谁死了,我来想法子收尸。”

几人都只点头,可见神经之强悍。

希拉不由暗赞了一声,不管如何,有这份胆气,这青阳商会似乎都不会太差,自己加入的决定应该是不会错的。

希拉道:“就这样吧,你们如何安排我就不管了,我先走了。”

说完,很果决离开了房间,到了天台上,低头去看下面动静,没问题后,轻盈落到了女墙上,如一条母豹子一样迅疾离开了。

她仍会去西岳街75号,再进入贫民楼,而后离开。

张静涛带着几人,看了下实验室,让几人都是十分震惊,而后,他们还看到扭着身体,爬到了隔离间窗边的沾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