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潮平息,合虚道出口的广场上,雷霆军正在清扫战场,虽然有两大强到不可思议的助力,但是雷霆军还是有不少伤亡。

新兵们都像王井那样抱着自己的家人痛哭流涕,而老兵们则默默收起同胞的尸首,他们已经习惯生离死别。

西疆战场比这更加残酷,死的人更多,异兽毕竟智慧不足,而异族则不同,一不小心整支军队就会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军覆没。

梁破收起自己的道魂,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觉得肚子有些饥饿,刚刚面对如此猛烈的异兽狂潮,说实在的他自己心里也没底,但是既然殿下说他可以,那他就觉得自己可以,不过浑身还是有些脱力的感觉,肚子里空空如也,好想吃些东西,他环顾了一下,发现不远处躺着一头狂熊的尸体,眼睛一亮,他之前烹饪过一次,狂熊的肉质柔嫩鲜美,是个好食材。

他走了过去,一把抓住狂熊的后腿,在众人崇敬又有些诧异的眼神中,拖着庞大的狂熊慢慢地穿过人群,来到广场的一个角落里,生起了一堆火,向一名雷霆军士兵借了一把刀,砍下一只熊腿,然后麻溜地拨皮切块,找了一杆长枪将肉串起,架在火上烤了起来。

他叫梁破,是皇太孙殿下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有些害羞,因为声音太好听从而不喜欢说话,他也不喜欢打打杀杀,唯一的爱好是烹饪美食,每次听到殿下的夸奖他都觉得很有成就感,因为夫子从小只让他修炼防御技巧,他就觉得自己好没有用处,明明名字里带个很威武的破字,却进攻能力平平。

直到有一天,他用自己的身体将被邻居家小孩欺负的皇太孙殿下死死护在身下,而那天夜晚,太孙殿下偷偷跑到他房间,将一个发光的球体拍入了他的脑门,自此之后,他就知道只有初境的自己拥有了一个道魂,道魂的名字叫肉山大魔王。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已然同境界无敌,他现在是世间最强的道实境,能够屹立万兽之前,以一敌万,也是最弱的道实境,因为他只会一式攻击神通,而且还只能面对三人以上的敌人才能施展。

十二岁入虚境时,他领悟伤害减免,反伤天赋以及神通法术否定。

十四岁入道实境时,他领悟护甲和气血翻倍天赋,觉醒神通雷霆锤击。

无论他在何种境界,他都是世间最强悍!

烤好的熊掌入口即化,也许是饥饿的作用,梁破觉得比之前做的更为好吃。

麻花辫可爱少女清新甜美纯情动人

“不知道殿下现在在干什么?有没有觉得饿?”他吞下一口熊肉,有些没心没肺地想到。

此时我们的皇太孙殿下确实如大汉所想的那样,有些饥饿,所以拿出了一份干粮,放到嘴里嚼了起来,只觉索然无味,心里有些埋怨梁破,这几年把他的胃口养的如此之叼。

日月宗除却在外游历无法赶回宗门之外的人员之外,几乎所有的高境弟子都向着合虚山深处的青丘进发,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无法解决合虚山深处的内部纷争,那第二波兽潮可能还是会形成。

此时他们从日月崖出发已经小半日时间,由日月宗宗师境高手打头开路的队伍速度极快,很快视野里就出现了青丘那颗高耸如云的玄天木,郁郁葱葱!

龙骧小黄也很是争气,视崎岖的山间如平地,毫不费力,赵御坐在其背上没有任何颠簸的感觉,反而还能舒坦地一边吃上几口干粮,一边和一老者低声交谈着,老者手里提个大酒壶,雪白的胡须垂着老长,面色红润,浑身就像是一个大火炉,往外散发着一股灼热之气。

“殿下,光阴似箭啊,我老路就感觉自己只醉了一场,悠悠九载就如此过去,还记得夫子第一次带你上山,你还是个小萝卜头,现在都已经将要及冠,世间诸事真是妙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