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张丽吼了一嗓子,引来那么多人围观后,姜小轻一下子就冷静了!

现在,可不是前世啊!

一切,都已经逆转回二十年前了!

张丽还没有勾搭上“那个人”,飞黄腾达草鸡变凤凰,也没有找人杀害自己的爸妈,更没有杀掉自己!

所以,自己这一腔仇恨,如果现在爆发出来,就是她没有道理了。

旁人只会在背后说三道四,戳断她的脊梁骨,甚至连累她家!

冷静,自己一定要冷静!

姜小轻深呼吸了一下,冷冷盯着张丽。

虽然,她已经知道,张丽对自己,对自己家,都包藏祸心!

可其他人哪里知道,张丽是个坏胚?

所以,自己不能着急,一定要等张丽犯错误,抓准时机给她来个一击毙命!

姜小轻冷静下来后,立刻抓住张丽话中的不妥,冷冷道:“什么叫我被人糟蹋傻了?张丽,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清甜文静美女咖啡馆文艺写真

姜小轻眼神冷冽,刺得张丽不敢直视,还忍不住后退一步!

这死丫头什么时候这么吓人了?

张丽立刻回神,不对啊!自己怕谁,也不至于怕姜小轻啊!

老话说得好,柿子挑软的捏。

姜小轻在张丽眼里,就是村最好捏的软柿子!

平时她没少欺负姜小轻,也没见姜小轻反抗她,或者去告状!

怎么现在,自己居然会被这死丫头一个眼神吓退?

哈!

错觉!一定是错觉!

可能今天太阳太大,自己被热晕了,才倒退的!

才不是怕这个死丫头!

“我话说的还不清楚吗?”

张丽回过神来后,立刻变得硬气,她嚷道:“村人都知道,你昨晚一夜都没回来!谁知道你是跑到哪里野去了,结果被盯上糟蹋!哼,难怪今天早上你敢欺负我妈呢?是受了刺激,才疯了——”

然而,张丽话都没说完,姜小轻一个大步跨上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啊!”

张丽惨叫一声,捂着脸瞪大眼睛盯着姜小轻,“你敢打我?!”

这死丫头是真的疯了吧!

早上看姜翠云气呼呼的回来,听完她说姜小轻的事,张丽还以为她是夸张!

可现在一看,姜小轻这么反常的样子,张丽都觉得姜小轻是在外头被人糟蹋,受刺激,回来就疯了!

“打你就打你!还要选日子吗?自己犯的贱,心里就没点数吗?”

姜小轻冷笑一声,抬高声音,让那边一群看热闹的村妇,都能听见她的声音:“张丽!你好歹是我表姐!却在背后这样编排我!你就不嫌脸臊得慌吗!”

“我怎么?!我怎么了!”

张丽被打脸,正是气头上,听到姜小轻的质问,更加不爽,大声嚷着,就要朝姜小轻冲过去,还给这死丫头一巴掌!

然而,姜舟在此时一个跨步,站到了姜小轻身边,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张丽一阵心虚,只能停下,但嘴上不饶人,嚷道:“你自己做的事!心里还没点数吗?你要是没在外头跟别人那个了,你能解释你昨晚为什么一夜没回来?”

“还有!”

张丽抬手指着姜小轻背着的篓子,仿佛抓到证据一般,嗤笑道:“村里人谁不知道你家里穷啊!你哪来的钱买这么多东西?我看是把你糟蹋的人,给你的封口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