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郑向南这个别扭孩子如此胡闹,傅盈盈觉得有必要给这孩子一点教训,免得这孩子不知天高地厚,误入歧途。

哎,傅盈盈有些心累。

这些中二少年,要说坏其实也没坏到哪,就是爱面子,叛逆。要么就顺着他,要么就让他服气。

傅盈盈两根手指捏着郑向南的戳过来的右手食指,稍微用力,面带微笑问:“还戳吗?”

“就戳!”郑向南疼得表情都快扭曲了,但仍旧咬牙坚持。

傅盈盈再用力,再次微笑问:“还戳吗?”

“就戳!”郑向南疼得呼吸也跟着急促了。

“呵呵!”傅盈盈冷笑,再次用力,“还戳吗?”

“就······”郑向南还没说完,就疼得不敢继续说下去了,就担心傅盈盈一用力,他手指头就断了,“哎呦,好疼,好疼······”

“还······戳······吗?”傅盈盈表情冷酷,一字一顿,看向郑向南的眼神,高高在上。

郑向南怂了,“不······不戳了!”

以前觉得傅盈盈多好看,现在就觉得傅盈盈有多坏,就像书里写的美女蛇一样。

气质美女长发披肩蕾丝纱裙手捧鲜花写真图片

傅盈盈这才放开捏着郑向南的手指,然后安静坐下看书。

后面的几个小喽啰看到郑向南居然屈服了,也傻眼了,他们郑老大居然怕傅盈盈这样一个小丫头。

“老大,你就这样放过傅盈盈那个小丫头?”后面的几个男生不服气,觉得老大特别不给力,丢面子。

若是以前,郑向南早就跳起来冲上去,继续比试,可就在刚才他疼得快要晕倒了,吓破了胆,不敢去招惹傅盈盈,“你们不怕疼,你们去!”

这时候,傅盈盈抬起头,阴恻恻地看向后面那几个杀马特发型的男生,指关节捏得啪啪作响,“谁想来试试······”

刚才叫得最欢的周晓鹏顿时怂了,连一向硬气的郑老大都怂了,他可不敢。

几个人面面相觑,不敢上前。

傅盈盈也懒得跟这些人纠缠,继续学习。

边上的李小萌崇拜地看向傅盈盈,“盈盈,你真棒,我好崇拜你啊,坐在你身边,特别有安感。”

“呵呵,放心吧,以后会让你更有安感的。”傅盈盈笑道,李小萌就是太软了,太萌了,所以经常被人欺负。

不过,从现在开始,李小萌,她傅盈盈罩着了。

上课之后,班主任杨老师过来,开始选班长。

这时候没啥民主,就班主任直接定。

班级里一个带着厚厚眼睛的男生李凯旋成绩不错,而且人缘也好,当了班长;傅盈盈在这个班级里成绩最好,当了学习委员兼顾英语课代表;郑向南居然是体育委员,不过也附和郑向南人高马大的形象。

“盈盈,你成绩真好!”李小萌称赞,“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行啊,只要你想学,我会教你。”傅盈盈笑了笑,大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缝,还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后面的郑向南等人看着傅盈盈精致的侧脸,明明那么好看的人,怎么就那么凶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