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是普通公司的总务经理的做法。

若是销售公司,则不同。

对付销售人员,张静涛就绝对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会暗中以每个销售产生的效益来评估他们,而不会如管家这样的做法。

任何报账,只要让他感觉付出的代价合理,他都会报。

门阀之下,以利为尊。

不给利,谁给你卖命?

水至清则无鱼。

用在有些方面是不错的。

只要有一定的辖制手段,比如聘用一名古板一点助理,借他的人头一用就可。

若大公司有销售部,作为总务经理,张静涛则会给其一定的预算和效益挂钩,多少效益可用多少预算,而不会限制得太死。

这并非不对公司负责,事实上只有这么做,公司获利才会更多。

否则,看似一切都很规矩肃然,却产生不了效益,甚至导致公司关闭,才叫是损害公司利益。

头戴花朵的小清新少女

为此,如今的使团,便是他和萧美娘说了这些后,萧美娘这副官就在用类似的方法管理着。

而不像其余军队中的副官几乎都是各管各的,主管都是想到了,才问下部队情况,事情都是冒出什么,才被动地去做。

仅仅是一些发放俸禄之类的事,才是每月都定期会做。

如此一来,当然会杂务积累一堆。

毛润雪的眼眸随着张静涛的命令一个个下去,眼睛越来越亮。

后来艮本是拿了一支笔,在堂中的大方桌边坐下,不断地记录着,陈佳琪帮着一起记录。

老管家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家里还能这么管理的。

却不知,家,公司,天下,其实都是一样的道理。

张静涛最后总结道:“因而,做总务经理……不不不,是做总管……做总管最重要的就是沟通能力,那便是公司和外界也好,和内部也好,发生一些不容易协调的事情时,总管要善于沟通,要擅长拉近和人的距离,要避免别人看不起你和你的主上,而后把这些事务处理妥当,比如在外部的税务工作中争取优惠……咳咳咳,我是说武赋,比如家中的商务要申报定价,其实也就充当了五部之后的第六部:礼部,也就是管外交的司礼官,又若五部之间有问题的确一时无法解决,需要各部兄弟忍耐一下时,亦要你去沟通,还有预算费用的限定等等都是如此。也就是说,到了第二年,总管就要心里有数了,因为,第二年要做整个公司……整个家族的总务预算。”

众人纷纷点头。

可如果张静涛一开始就说,总务经理最重要的素质,居然是要擅长沟通的话,所有人必然会嗤之以鼻。

好在毛遂家对此是很认可的。

为啥?

因为毛遂就是沟通高手啊,他就是因此而上位的。

而若真要张静涛当总管,那么他从今日开始,就会准备总扩工作的细项,包括自己要用的表格,一切都会规范化、标准化。

但下面的细项的表格之类的规范化,会让下面的人去做。

而后和所有的总务人员面谈,确定他们的工作,解决他们的疑难,而不是属下有一点笨笨的,就去考虑换人,实则很多事都不过是熟能生巧,动了脑筋后,大多数人都能胜任。

好在这里的管家不用管各系列的iso和iec这些质量、文件、环境、电器等标准化管理体系。

当然,即便要完成那些标准体系,也有专业的老师来提供帮助。

总务经理需要的,仍是沟通能力。

包括若有什么自己都不懂的,只要有足够的沟通能力,去沟通官方办事员和自己做同行的朋友,那么,一切都会迎刃而解,变得简单起来。

但张静涛当然不可能来毛府当管家。

自然懒得弄这些,以后毛福妹会去弄的。

可以说,在张静涛看来,总管从来是个苦力活,而不是技术活,尽管好的总管能举重若轻,不至于要忙得天天加班,但无疑,那么多的繁琐事务,还是很累人累心的。

另外,若是新开公司,那么第一件事,当然是按照各部门的要求,来招募手下,所以说,总务经理必须对水电网络电话总机之类部有一个大致的概念,是需要一点专业知识的,否则,连招聘哪些人都弄不清,那么只能被动去跟进公司开设进度。

“小正还真擅捭阖之道。”毛润雪感叹,见他涛涛不绝,就以为这是捭阖之道。

“这……捭阖之道本君倒是很懂的,但方才可不是捭阖之道,只是实务和沟通能力,二者完是不同的。”张静涛说,知道这妹子只会傻读古文,哪里真懂捭阖之道了,才会如此说。

“那捭阖之道是什么?”毛润雪问。

“如你老哥那种联楚那种啊,我亦很精通,哪日捭阖给你看看。”张静涛说。

等离开毛府,回到香雪海喝酒,毛润雪对家务心中大定,变得很听话了,羞羞答答被二人欺负,只说:“等家务妥当点后,我就随你,亦是让人家有点心理准备。”张静涛不明白这种事要多少准备,但也知道她已经答应了自己,就又去偷袭陈佳琪。

三秒后,被陈佳琪一招放倒。

张静涛便不起来了。

陈佳琪气呼呼道:“起来,起来,别这么没出息,虽然为师定然还会揍你,但你这么一下就泄气,也太不顶事了,色心更是大大的不足!”

“雪儿帮我弄条薄被来,这雅阁三面有窗,能看着天空,好写意呢,我就睡这里了。”张静涛嘿嘿一笑,闭眼就睡。

“哎,你起来刷牙啊,不然牙齿坏了!”陈佳琪说。

“有元气可以漱口,一下就口气清新了,兰儿不是也得了我的元气,没试过么?”张静涛已经迷迷糊糊了,这日又是斗诗儿又是斗队战的,还杀了爱德华,那一爆发,看着只是没几招的事,可身体的疲累却是很厉害的。

至于元气,则可在过度激荡之下,如业火一般,燃尽一切污垢,偏偏不会伤害他的身体。

而听张静涛的口气,似乎别人也能得到他的元气,听得毛润雪眼睛发亮。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