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八道身影抵达岛上这座最高的大山顶上后,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没过一会儿。

嗖嗖嗖!——

一道道流光从岛上的四面八方赶来,而后落在了周围的一座座大山顶上。

很快,整个小岛上的大山上都站满了身穿黑色长袍,戴着兜帽和黑色面具的人。

在这些黑袍人到来时,整个岛上的飞禽鸟兽都吓得纷纷逃窜,根本就不敢靠近。

这些黑袍人在抵达后,立即单膝下跪,齐声高喊。

“拜见各位长老!!!”

声音雄浑,震彻九霄。

手持黑色拐杖的老者声音沙哑地道:“起身吧。”

等到这些黑袍人起身后,老者便开口问道:“都到了吗?”

“除了公主殿下,其他人都到了!”

会拉小提琴少女白瓷肌柔美温馨写真

一个领头的黑袍人回了句。

“公主这次跟着我们一起来,只是为了历练,其他的事不必让公主费心。”

老者淡淡地说了句,而后道:“还有,跟在公主身边的人,一定要时刻保护公主的安,绝对不能容许公主有任何闪失,明白了吗?”

“明白!!!”

其中一个方向的几十个黑袍人齐声回应。

老者“嗯”了一声,继续道:“今晚我召集各位前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此话一出。

在场的所有黑袍人都抬眼看向了这个老者。

老者缓缓道:“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大家应该也都发现了,这个低等位面的灵气的确是复苏了,而且灵气还一直在增长。

像这样一块宝地,绝对不能落入其他种族的手中。

所以,我们要慢慢开始行动了。”

“屠长老说的没错。”

这时,一个身材消瘦,个头很高,嘴唇乌黑的老者走了出来,沉声道:“现在我等的确要开始行动了,我们已经查探到,不久前与神族和紫云宗对战的那些家伙都已经回来了。

只要那些家伙活着,那我们的计划就无法顺利开展。”

“冥长老,那您说我们该怎么办?”

一个黑袍人问了句。

被称呼为冥长老的瘦高老者双眸一眯,闪烁着冰冷的杀意,“当然是得除掉那些家伙!”

“还有这个位面上所成立的一些什么组织和学校,也都部毁掉。

虽然这些家伙都不值一提,但留下他们终究会碍事。”

手持黑色拐杖,被称呼为屠长老的老者狠声接了句。

“可是,要是我们闹出的动静太大,引出那些离开地球的强者,该怎么办?”

“是啊,屠长老、冥长老,上一次这个位面的人与神族和紫云宗大战的时候,那个离开地球的强大剑修就出手了。

听说当时那个剑修强者靠一人之力,就挡下了宙斯神王和紫云宗老祖的一击。

这足以证明那个剑修强者实力的恐怖。”

“要是这次那个剑修强者再出手,我担心我等会步上神族和紫云宗的后尘啊!”

这时,在场的黑袍人都纷纷出声,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担忧。

屠长老抬了抬手,道:“尔等不必担心,两位大帝早有对策。

一旦离开地球的那些家伙动手,两位大帝也会联手太上长老们动手。

所以,尔等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行,其他的事就无需担忧了。”

“哈哈,既然两位大帝已经考虑到了这点,那我等也就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

“我们两族的大帝与太上长老们联手,就算那些离开地球的强者再厉害,也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幸好有神族和紫云宗为我们探路,要不然,战败的可能就是我们了!”

在场的黑袍人们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心里也顿时松了口气。

他们可是清楚的知道,他们两族的大帝和太上长老们有多么的强大。

他们两族联手,有谁能抵挡得住?

屠长老扫了眼在场的众人,道:“各位,今晚我和冥长老要说的就是这些。

当然,现在还不是开始行动的时候。

那些家伙刚回来,警惕性并没有减弱。

所以,我们再等等,等到那些家伙的警惕性降到最弱的时候,我们再开始行动。

等到要行动之前,我会通知大家!”

“是!!!”

所有黑袍人齐声回应。

声音还未落下。

屠长老、冥长老,以及其他灰袍身影便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了大山之上。

其他黑袍身影也都纷纷御空而起,化作了一道道流光,朝着四面八方那个飞去。

很快,这座荒岛便安静了下来,恢复了宁静,就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

翌日清晨。

阳光照进了一个卧室。

床单被子褶皱,几件衣服正散落在地上。

空间中都飘荡着暧昧旖旎的味道。

而在一张大床上,一对年轻男女正相拥而眠。

男的身材匀称,面容刚毅。

女的身材玲珑,模样可人。

这对年轻男女正是方寻和苏贝贝。

也就在这时,原本正在酣睡的苏贝贝,如同一对小扇子般的眼睫毛忽然颤动了一下,然后缓缓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看着眼前的男人,苏贝贝那双宛如黑宝石般的大眼睛闪动了一下,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甜甜的笑容。

不过,苏贝贝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而后猛地坐了起来,“啊”的叫出了声。

但很快,苏贝贝又赶紧捂住了嘴。

虽然苏贝贝及时捂住了嘴,但她的声音还是很有穿透力,直接惊醒了正在熟睡的方寻。

方寻打了个哈欠,砸吧嘴道:“贝贝,大清早的你突然叫个什么啊!”

苏贝贝压低着声音,“完了完了,我们完了!”

“什么就完了?”

方寻一脸莫名其妙,坐了起来。

苏贝贝哭丧着脸道:“方寻,昨晚我都答应了慕姐她们绝对不给你开门的,可我却食言了。

而且,关键是现在天都亮了,要是被慕姐她们发现了,她们肯定会怪我的。

都怪你啦,昨晚我让你回自己房间去,你却不回去。”

方寻摸了摸苏贝贝的脑袋,笑着道:“放心吧,没事的。

而且,现在才这么早,挽歌她们肯定还在睡觉。”

苏贝贝鼓着嘴,道:“我不管,你赶紧走!”

说着,苏贝贝急忙穿好了睡衣,然后从地上捡起了衣服,扔到了方寻身上,“快走快走!现在走或许还来得及!”

方寻顿时哭笑不得,怎么搞得像是偷情一样。

他点了点头,道:“好好好,我走,我这就走。”

说着,方寻便穿好了衣服,然后就准备去开门。

“等等!”

苏贝贝却忽然叫住了方寻。

“怎么了?”

方寻一脸疑惑。

苏贝贝没有回答方寻,而是走到门口,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