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元泽有些为难,“药丸子还好说,方便。可是药浴,我在部队里,可能不太方便。”

听到这话,孙盈盈想了想,“为什么不方便?连个大一点的木桶都找不到吗?热水不够吗?”

“木桶我可以买了带过去,但我不会熬药啊。”白元泽回答,他也很为难。

孙盈盈想了想,“那我给你熬好了,到时候,直接把一包药膏,倒入开水里,烫开了,然后再倒入浴桶里。你还有买一只温度计,必须保持水温在四十三度,低了,效果就没了。”

白元泽想了想,“我和你们团长有点交情,到时候让他给你行个方便。”

白元泽点头,“那就麻烦爸爸和五婶了。”

孙盈盈轻笑,“不用客气。”

既然来了,就要留他们在家里吃饭。

菜园子里现成的蔬菜,孙盈盈把孩子交给白宜修,白敬诚,白元泽,带着戴玉芬一起去摘菜。

从广良县邮寄过来的东西,已经到了,有很多腊肠,腊肉,现在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西红柿炒蛋,四季豆腊肉,蒸个腊肠,夏天了,每天都少不了拍黄瓜。

另外,家里的丝瓜,也不错,做了清炒丝瓜和青菜炒人造肉,在加上一碗青菜豆腐汤。

唇红肤白优雅美女白净如雪唯美写真

看到孙盈盈手脚麻利地做了一桌饭菜,戴玉芬赞叹,“盈盈,你这手艺真好,而且做的饭菜好看,又香。”

孙盈盈笑道:“都是家常菜,算不得好东西,二嫂,您别嫌弃就好。”

戴玉芬轻笑,羡慕说:“跟你比,我就笨多了,做饭的味道,明明每次用的东西都是一样的,但味道每次都不一样,也真是奇怪了。不过好在,我们都能在食堂吃饭,所以省了我做饭。”

孙盈盈恭维,“那也是因为二嫂工作忙碌,没时间做这些。我呢,现在除了带孩子,就是做饭了。”

戴玉芬凑近孙盈盈,然后压低声音问:“盈盈,我知道,大夫有鼓励患者的义务,但我想知道确切的情况。你二哥这么严重的情况,真的能够治好吗?”

孙盈盈轻笑,“二嫂,你担心二哥是正常的,我作为大夫,的确有鼓励病患的义务,但我也有告知病患真相的义务。因此我跟病患交流的过程中,也都是说真话。

善意的谎言,虽然挺好,但我可以郑重地跟二嫂说,二哥的情况,真的没有你想象中那么严重。或许现在外科手段做不到这样,但我可以通过针灸,转移弹片,然后让它靠在外面。

如此一来,再通过外科手段,就可以把弹片拿出来。二哥的脑部,会因为弹片有损伤,但我还可以通过后续的针灸和药丸调理。不出三个月,保证还给你一个活蹦乱跳的二哥。这样,你总该相信了吧?”

戴玉芬听到孙盈盈这么说,终于放下心来,“好,好,真是太好了。如果能够恢复,能够活下去,你就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

孙盈盈笑了笑,“到时候,二嫂请我去吃烤鸭,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