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明帝哭笑不得,这弟弟能不能不要说得这么直接啊?

淮南王不像刚才那样生气了,“不过呢,宜修有这么多好东西,我得去看看,弄点好东西回家。”

康明帝听到淮南王的话,哭笑不得,“老七啊,你不小了,怎么还跟小孩一样?”

“跟外人,我当然不会有损皇家颜面,但对自家侄子,我可不会客气。”淮南王笑着说,浑不在意,“皇兄,我也跟你说一声,我要去讹宜修的好东西,你们知道就行了,可别让嫂子知道了。好了,我还要去找宜修呢,就不耽搁了。”

听到淮南王的话,康明帝再一次哭笑不得,这个弟弟脑子里面整天想什么呢?

不过这样胡搅蛮缠,他还不能够计较。

“七弟啊,你跟宜修相处的时候,可别这么不客气,毕竟宜修大病初愈!”康明帝连忙提醒说道,兄弟欺负儿子,他当然要向着儿子呀。

淮南王听了之后,嘿嘿笑笑,“没事的,我虽然年纪跟他差不多,但我毕竟是他叔叔,做长辈的怎么会总想着欺负侄子呢?所以皇兄您就放心吧。臣弟还有事情就先行告辞了!”

“你……”康明帝哭笑不得,“好吧,那你好自为之吧!”

淮南王来的也快,走的也快,颇有几分来无踪去无影的架势。

“父皇,真由着七叔去找宜修啊?”太子白宜善问道,表情颇为担心。

康明帝听了之后摇了摇头,“你七皇叔虽然有些混,其实挺有分寸的,由着他去吧。再说了,宜修也不是好惹的,一肚子主意呢,你七叔看着扎扎呼呼的,在宜修那边不一定能讨到便宜啊!”

亭亭玉立白皙少女踮脚张望

“那就好,只要宜修不吃亏,那我就不担心了!”太子白宜善笑着说道,弟弟从小体弱多病,所以大家都关心白宜修,都已经养成习惯了。

康明帝点了点头,表情有些怒气,“这个宜修也是的,有好东西就知道拿着去孝敬别人,居然忘了我这个老子!你母后以前的担心是对的,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忘了爹!”

“呃呃……”太子白宜善听到之后哭笑不得,“父皇,宜修不是那样的人。以前他弄到了很多东西,第一时间都想到了,我们现在没有及时上报给父皇,一定有原因!”

“能有什么原因?”康明帝没好气的说道,“他就是忘了朕……”

太子心里暗暗担心弟弟白宜修,于是眼睛一转,想了个主意,“父皇今天的奏折并不多,而且明天是休沐日,并不上朝,所以这些奏折咱们明天再看也是一样的,不如今天咱们就去宜修的安王府看看,到底他在家里做什么呢?”

听到这话,康明帝有几分意动,但还是得摇了摇头,“既然你也说奏折不是很多,那咱们分头行动,快点看了批了,然后把批复下发下去,让下面的官员也能够快点执行!毕竟夏日洪涝灾害多,各种事情比较纷杂,宜早不宜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