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在西苑街道某个地方。”金寒晨淡漠的回复。

“‘她’?指谁?”林络宾自然知道是小鱼儿,可因自家的少爷,从来都没有对哪个女人上心过,他才会故意去问。

“林络宾再给五分钟,找不到人就滚。”金寒晨那双深邃的眸子,一直望着车窗外,言辞冷酷不夹搭丝毫的玩笑。

“快开点。”林络宾不敢再多嘴,示意司机加速前进。

出门前金寒晨就已经跟林络宾说了,他们要来西苑街道找小鱼儿。只是他们在这里都转悠两圈了,也没有看到小鱼儿的身影。

没过一会儿,司机突然停下车子。

“干嘛?”林络宾不悦的质问。

“少奶奶……”司机指着对面的咖啡厅。

在那家咖啡厅的外面,都有绿色的树蔓腾,之前他们的车经过这里一次,他们没有发现也是自然的。

顺着司机手指的方向看去,金寒晨果然看到窗边一男一女面对面坐着,男人穿着蓝色的西装,女人穿着淡黄色的长裙,不过距离隔的有点远,加上对方背对他们的缘故,并不能看清到那个男人的正脸,倒是女人的着装,正是今天小鱼儿出门前的那套行头。

“往前再开一点。”金寒晨依旧冷冷的吩咐,他既在心里确定了答案,又抱着几分不死心。

林络宾在反光镜中用眼神示意司机,司机识趣的轻轻踩下油门,车子往前开了一点,恰好让金寒晨的车窗对准了小鱼儿的位置。

轻熟女茹萍的性感清新私房图

车窗缓缓降下,金寒晨的目光盯着女人的脸庞,她和那个男人虽然隔着一张桌子,举止之间却充满了互动和暧昧,尤其她那副笑意盈盈的模样,就像阳光一般灿烂,哪怕现在夕阳已经西下,金寒晨都觉得刺眼。

她可是从来都没有在自己的面前像这样笑过呢。

果然,她不过是利用自己,利用金家二少奶奶这个身份,为白露牟取好处,实际上只是将他当成一个傻子,一个孩子,背地里,却在骑驴找马罢了。

想到之前为她做的种种,只觉得脸被打的生疼。

车子缓慢的经过了那里,金寒晨竟然觉得不过是短暂的几秒,心情却像过山车一般达到好奇的巅峰,在确认了答案之后,一下子又跌入谷底。

原来,他也是有过那么一点点期待的。

林络宾小心翼翼的请示面前头顶冒着绿光的男人,“少爷,我们”

“回去吧。”他关上车窗,末了加了一句,“今天们什么都没有看见。”

少爷要堵人的嘴巴,司机自然心领神会。

小鱼儿觉得刚刚好像有视线投向自己,偏头看窗外,只捕捉到马路对面的一排树木和一辆疾驰而过的黑色迈巴赫,便什么也没有了。

真奇怪,难道是她感觉错了吗?

“怎么了?”察觉到面前女人的失神,金维嘉在她眼前摆了摆手,将她的视线拉回,“看什么呢,那么入神?”

他的嗓音温和,对她的关注点表达好奇。

“不好意思,刚刚以为看到了熟悉的人,是我看岔眼了。”

两个人回归正题,就“海市蜃楼”这个项目的设计灵感,小鱼儿对金维嘉再三感谢,说着,还举杯敬酒。

“大神,感谢这段时间的帮助,以后或许还会有请教的地方,希望不要嫌我烦人。”

“怎么会呢?”

小鱼儿就知道,“一抹星辰”会一直支持她的。

心情也随着两个人的见面变得欢快起来了,嘴角更是要咧到了耳朵,不过,面前的人毕竟是内心崇拜的设计类男神,小鱼儿还是表现的相对矜持。

这时候,一道声音打破了原本欢愉的气氛。

“易方,我是真的很喜欢的作品,就答应我一次嘛,我想去的工作室参观。”

咖啡厅门口,一抹妖娆的身影进入眼帘,小鱼儿再想忽视也没有机会。

实在是汪芷若打扮的太惹眼了,当然,更惹眼的是她身边的那个男人。

易方今天穿了一件红色皮质的休闲外套,配一条黑色的紧身裤,脚上是一双原宿风的马丁靴,一走进咖啡厅,立马就摄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哇,那个男人好帅啊”

隐隐听到周围有人小声赞叹。

要不是因为他此刻戴着一副墨镜,恐怕要有不少人扑上去要签名吧。

不过,易方那种柔和的帅气,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不管走到哪里,加上他独家的服饰设计,都会紧紧抓住所有人的眼球。

只是,那边的两个人正望着这里,汪芷若一脸惊讶。

小鱼儿实在是觉得此刻,自己像是被人现场捉奸一般的心情,脸上止不住的尴尬。

易方反应还是比较快的,他立马偏过了头,扫了一眼咖啡厅的布局,就像是没看见她一样,漫不经心的对身边人道。

“好啊,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吗?正好我饿了,我们去餐厅吧,这家咖啡厅的布局太low了。”

说着,他长臂一伸,直接揽住了汪芷若的脖子,举止不算暧昧,只是一味的将人往外面带。

汪芷若前一秒还惊讶于小鱼儿竟然会背着金寒晨那个傻子,和别的男人约会的震惊里,后一秒听到易方的话,简直被幸福冲昏了头脑,易方竟然答应和自己共进晚餐,还是被他这样抱着。

她又娇羞,又窃喜,不过,有那么几秒,心里暗恨刚才一时间太惊讶,竟然没能拿出手机拍下证据,不过没这下可好了,她也算是拿住了小鱼儿的把柄。

现在更要紧的是和易方约会,至于小鱼儿那个小贱人,就等她得空的时候,慢慢收拾。

看到汪芷若嘴角带着邪笑出去,小鱼儿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怎么这么巧,竟然会在这里碰到汪芷若和易方,就是因为怕被熟人撞见,她才特意挑了一个相对偏僻的位置,实在是太晦气。

不过,看到他们两个人出去的背影,小鱼儿又松了一口气,听梁美琪说,易方在国际时尚圈里十分的受宠,不单单是依靠他的设计天分,更重要的是他的高情商,今天她算是见识到了。

不管怎么说,今天自己算是欠了他一个人情。

金维嘉察觉到面前人的异样,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忙体贴关心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小鱼儿摇摇头,笑眯眯的说着没事,心里却十分的忐忑,不过确认汪芷若他们已经走远,不会再回来,又和金维嘉投入正常的交流,整个过程,心里依旧有些波澜。

她看天色不早了,连忙道,“大神,我现在得回去了,要不我们下次再聚吧。”

“呃是有事情吗?”金维嘉挺喜欢面前这个热情的女人,还打算和她继续一起用晚餐呢。

小鱼儿忙摆摆手,“不是的,家风比较紧,我得回去和家人一起吃饭,不然长辈会生气的。”

金维嘉对此表示十分的理解,“我有车,要不我送回去吧?”

小鱼儿一心想着快点赶回去陪金寒晨还有奶奶吃饭。

她作为一个已婚之妇,出来和别的男人约会,落在别人眼里,已经是十分出格的行为了,要是再让一个陌生男人送她回去,叫金家的佣人看见,背后乱嚼舌根子,就算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也会解释不清楚。

刚才,可不就是被汪芷若撞了个正着吗?

这一刻,小鱼儿觉得自己有些做贼心虚,所以拒绝了金维嘉的热情。

和金维嘉分开的时候,竟然也会有几分失落。

她在路边招了招手,打了辆出租车,立马往回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