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子里的男孩子一年年长大,娶媳妇都是老大难,村里的闺女都想着嫁出去。现在能有一些收入,说不定今年村子里就有不少办喜事的。

“对的,但大家也要记住不能部拔光了,否则等到明年就没有了,所以族长咱们跟村民说,不能赶尽杀绝,要留下幼苗,这样咱们年年都能依靠后山的那些药材得到一些收入。”孙盈盈交代说道,免得村民为了能在多卖钱,竭泽而渔,到时候后悔莫急了。

孙族长听了之后,点了点头,“对,应该提醒,要不然村里的那些短视的,恨不得能给拔光了。”

孙大海看着女儿在族长面前都能够侃侃而谈,说话条条是道,有些吃惊,但想到女儿能够被吴大夫看重,必然是聪慧异常,不同于常人。

村里听说采药材可以赚钱,早就开始眼热了,在背地里议论纷纷,毕竟穷惯了,有了赚钱的路子,谁都想学。

孙盈盈正因为猜到这一点,所以才主动说出来,免得人心在这样的嫉妒之下变坏了。

那孙老太听说孙盈盈不仅仅认了县城吴家医馆的吴大夫做徒弟,还让孙大海代收药材,不仅仅没有因为离开他们家过得穷困潦倒,反而越过越好,这让孙老太内心十分郁闷。

孙家的其他人也觉得没趣,眼红着呢!

“娘,这孙大海,徐氏必定憋着坏呢,私底下不知道贪了多少好处,否则怎么有胆子提分家呢?”王氏气不顺,她就是说看不得徐氏过好,长得好看又如何?会识字又如何?恨不得把徐氏踩到脚底下。

孙老太听了之后,更是气不打一处出,“那个丧良心的两口子,简直都是坏透了,居然防着老娘呢!若是他们早先说出来怎么采药,认药材,那现在咱们家一天能挣好几两银子了,哪能让村里人沾光!这个败家的玩意,孙大海,徐氏,简直就是一肚子心眼子,一肚子坏水,就算把心跟他吃了,也养不熟的白眼狼······”

孙老头皱眉,他也在怀疑孙大海主动从家里提出分家的底气从何二来?难道这是隐瞒发财的路子吗?

孙大江小声说:“下午族长召集村民去认药材,咱们去吗?”

粉色公主裙清纯美眉复古唯美写真

“去,当然去,别人能挖,我们也能挖!”孙老太没从孙大海那里得到独门的发财路子,现在大家都去挖药材,他们不去挖,看着别人赚钱,岂不是傻子?

孙丽丽躲在窗户下面,听着爷奶说话,也从孙小兰那边得知孙盈盈的确知道怎么认识药材,而且还拜师吴大夫,可厉害了。现在村的小孩都羡慕孙盈盈,甚至就连村子里的王地主家也在打探孙盈盈的情况,说想要给儿子定下孙盈盈这样能够旺家的女孩子。

那个傅盈盈为什么没有摔死在陷阱里面?

真是太可恨了。

虽然之前推了孙盈盈掉进陷阱里面没有被长辈训斥,但是孙丽丽能够明显感觉到二婶一家对她的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