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这是我的掌法……”

张芳华也呆滞了,显然没想到方寻不仅会她的掌法,而且还能爆发出这等可怕的威力……

在一掌击飞了余子尧后,方寻身体一转,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九幽冰莲的能量瞬间凝聚,好似化作了一柄无坚不摧的寒冰利剑,朝着齐桓宇挥了出去!

“冰锋剑诀!”

“锋寒不露!”

唰!——

一剑挥出,剑意肆虐,斜斩向了齐桓宇!

“赤练神拳!”

“怒碎大川!”

齐桓宇怒吼一声,一拳轰了出去!

哧!——

这一剑犀利无比,瞬间劈开了齐桓宇轰来的巨拳,而后一闪而逝!

文艺气质的校花美女图书馆里求偶遇

“呃啊!”

齐桓宇痛呼一声,整个人也直接倒飞了出去。

在他摔落在地时,他的胸膛上浮现出了一道几十公分长的口子,鲜血止不住流淌而出……

也就在段庆澜、任东来、余子尧和齐桓宇四人被打飞后,赵若谷、田致远、岳少峰、华逸云四人也终于反应了过来!

“这小子有点本事,大家别留手,一起上!”

赵若谷大吼一声,冲向了方寻。

田致远、岳少峰和华逸云三人也紧跟而上,冲向了方寻。

此时此刻!

赵若谷四人已经没有再留手,而是将部真力一股脑儿地调动了起来,发起了最强攻击!

“神通弹指!”

“纯阳无极爪!”

“乾坤裂山腿!”

“五绝杀神手!”

好歹四人也是古武界的一派掌门,实力还是挺强的!

尤其是在爆发了部实力后,所打出的攻击,威力更是凶猛!

现场响起阵阵惊呼声!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赵若谷四人已经不再是切磋较量了,而是使出了杀人技!

也就在四人的攻击到来的那一刻!

方寻右手握爪,朝着四人悍然挥出!

“控鹤擒龙手!”

“擒龙!”

唰!——

一爪挥出,爪影撕裂长空,响起刺耳的音爆声!

轰轰轰轰!

在这一爪之下,赵若谷四人的攻击被瞬间击溃,直接土崩瓦解!

嘭嘭嘭嘭!

在击溃了四人的攻击后,校场上响起了四道沉闷的撞击声!

“啊啊啊啊!——”

赵若谷四人的胸膛直接被这一爪击中,一个个宛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出了几十米开外!

在四人摔落在地时,四人的胸膛上响起了阵阵骨折之声,显然胸骨都被击断了好几根!

也就在赵若谷四人倒下的那一刻,整个校场都安静了下来!

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宛如看神人一样看着方寻!

他们也没想到,这个新来的老师竟然这么猛!

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是雷霆万钧!

段庆澜八人部被一招击飞,根本连挡都挡不住!

更让众人震撼的是,这个新来的家伙使用的竟然是马九川他们的武学招式!

这就很讽刺了!

刚才段庆澜八人轻松击败了马九川五人,可现在,方寻却用马九川五人的武学招式,将段庆澜八人打成了狗!

尤其是马九川、赵山河、张芳华、骆清霜和杨鹤轩五人,此刻已经傻掉了!

他们压根没想到,自己的武学招式被方寻使出来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他们心中惊喜不已,而且也狠狠出了口恶气!

“王八蛋,我要杀了你!!!”

然而,就在这时,段庆澜拖着断了的右臂,翻身而起,从身后朝着方寻扑了过去!

段庆澜是真的被气疯了!

他本来是想用这个机会,狠狠地虐一次方寻,让方寻在校师生面前丢脸,让其滚出学校!

可没想到,到头来却是自己在校师生面前丢了脸!

这简直就是打脸!

这简直就是耻辱!

段庆澜已经将部的真力都凝聚在了左手之上,在靠近之时,一掌拍向了方寻的后背!

“方老师小心!!!”

七班的老师和学生们惊声提醒。

“段庆澜住手!”

轩辕皓月大喊了一声。

段庆澜却根本不听劝,朝着方寻发起了猛攻!

然而,就在段庆澜一掌拍来的瞬间!

方寻猛地一个转身,一手探出,直接抓住了段庆澜的左手手腕,然后将其抡了起来,像是扔沙袋一样,朝着地上狠狠地砸了下去!

轰!

校场的整个大地沉沉一震,直接被砸出了一个浅坑!

段庆澜则是已经头破血流,鼻梁骨都被撞断,牙齿都撞掉了几颗!

方寻冷冰冰地盯着段庆澜,沉声道:“段庆澜,刚才那一拳是替马老师讨还了,现在这一撞,是替赵老师讨还的!”

说着,方寻直接一巴掌,甩在了段庆澜脸上!

啪!

一声脆响!

段庆澜口中发出一声惨嚎,半张脸都被打肿了,牙齿又掉落了几颗!

“这一巴掌,是替张老师讨还的!”

话音未落,方寻反手又是一巴掌,甩在了段庆澜的另外半边脸上!

啪!

清脆的炸裂声再度响起!

“这一巴掌,是替骆老师讨还的!”

说着,方寻又连续甩出了两巴掌!

啪啪!

在连续甩出了两巴掌后,段庆澜已经被打懵了!

方寻眼中寒芒闪烁,扯着段庆澜的头发,将其拎了起来,狠声道:“这两巴掌,一巴掌是替杨老师讨还的,一巴掌是我向你讨还的!

段庆澜,不要再来惹我,不要再来挑战我的底线,否则下一次,我会杀了你!”

说完,方寻像是扔垃圾一样,将段庆澜给扔在了地上!

可就在这时!

隆!

方寻心中微微一凛,感觉到一股磅礴的气息从背后袭来!

他眼神一冷,猛地一个转身,右手一抬!

咚!

一道沉闷的撞击声响彻而起!

只见,突然暴起发难的正是任东来!

任东来一脸惊愕地看着方寻,根本没想到方寻这都能挡下来!

他刚才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速度也提升到了极致,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发出,可为何还是被挡下来了?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他的感知力这么强大?

就连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没反应过来!

甚至连秦峥嵘等人都没来得及阻止,七班的老师和学生也都没来得及提醒!

但,饶是如此,方寻依旧挡下了任东来神鬼莫测的一拳!

方寻一脸冷漠地看着任东来,淡淡地道:“任东来,正所谓子不教父之过!

你作为任天豪的父亲,不但不好好教你儿子做人,还放纵他在学校为非作歹,你还有脸帮你儿子报仇?

真是有什么样的儿子,就有什么样的老子,你们这对父子,简直就是学校的垃圾、败类!”

当最后一个字落下时,方寻右手猛地一发力,直接一扭!

咔嗑!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骨折声,任东来的左臂也断了!

“啊!——”

任东来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愣是痛得死去活来。

他想要反抗,可是却根本反抗不了!

“滚!”

方寻口中发出一声震喝,直接一脚踹在了任东来的胸膛上!

“噗……”

任东来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倒飞而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这一次,任东来再也爬不起来了,宛如一条死狗一样,蜷缩在地上哀嚎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