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给柳夜勰走了!

纵使周围的环境在不断地变化,但张横还是抓准了机会,看准柳夜勰被陶园追赶的没有往前走的路,当下便将手中的镇海印祭出,朝着他的脊背轰然砸去。

原本已柳夜勰的修为绝对不可能这么狼狈,只可惜池白仙宗来的人大多折损,而柳寒更是差点被张横炼化,现在他孤立无援,已经无路可逃了。

轰!

镇海印撞在他的背上,霎时间让他吐出一口鲜血,修为跌境,眼神都涣散了起来。

可偏偏通天之路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众人根本没有办法乘胜追击便被他在混乱之中逃走了。

“尊主,通天之路在坍塌,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

道衍冲了出来,对着张横喊道。

张横回过头来,眼中带着些许疑惑的神色,大概是没有想到为什么这里面的空间会这样坍塌开来。

“似乎是有人在瓦面做了手脚,我感觉到外面有魔器和冥器的气息!”林天道从传国玉玺之中飞了出来,对着张横皱着眉头说道。

白王剑之中的一贫也飘了出来,点头说道:“我也感受到了,肯定是有人在外面动了手脚,只是,他们是为了什么呢?”

张横回头看了一眼,那通天之路已经要崩塌到自己面前了,当下便喊道:“不管了,我们先往前面走!”

粉艳帽美黛雅的温暖时光

虽然没有做掉柳夜勰他很不甘心,可他也知道这通天之路神鬼莫测,必须要小心谨慎。

这条路上已经死了很多人了,经历了前面那一次被莫名其妙传送到其他地方的事情之后,死伤的人更多了,整条路都沉浸在一种悲伤的气氛之中。众人在通天之路上跑出去很长一段,终于进入了下一阶段,当他们来到下一阶段幻境的时候,这变故好像也消停了,天上的星辰又出现了,林天道和一贫都说外面的魔器

和冥器气息消散了。

张横还在疑惑为什么外面会有魔器和冥器的时候,抬起头来便看到了不远处的幻境。

魏薇等人见到这次的幻境,眼神都有点呆滞。

这……似乎是大元帝国时候的大汗王庭?

“怎么会见到这样的东西呢?”

叶绝也是皱着眉头说道。张横脸上带着释然的神色,轻声说道:“宋以后自然是元啊,见到这大汗王庭倒也不奇怪,们好好看看在大汗王庭前面是不是有一块小令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上

面只怕是写着有关止杀的文子。”

叶绝听完,也是恍然大悟,沉声说道:“师兄的意思是这里曾经是长春真人丘处机当年面见成吉思汗一言止杀时候的场景?”张横点点头,说道:“想来应当是了,因为我脑海里实在想不到其他关于大元时候的玄门事迹了,或者说当时大元对待玄门不太友好,并没有太厉害的大修出世,唯有一个

长春子声名赫赫。”

“据说长春子寿元长达三百岁,经历过好几个朝代,修为极高,应该不是假的,而且我曾经见过他留下的真迹《道德经》,我认为他的修为即使放在现在都是当世无敌。”

叶绝和道衍等人听完后,眼中都带着震惊的神色。

……

“陶园,到底在谋划什么?”柳夜勰也不知道逃到了哪里,但是他能够感受到身后有一个如同跗骨之蛆的影子在跟随着自己。

陶园的身影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望着他笑道:“没有谋划什么,不过是想要看看这条路的尽头是什么样的。”

“所以就想要杀了我?”柳夜勰握着方天画戟,眼中浮现出不甘的神色。

“是不是在我身上挂上的那块玉佩?”

陶园嘴角一勾,说道:“哪只眼睛看到是我的将那块玉佩挂在身上的?再者,如果那块玉佩是属于我的,觉得东方怡情不会直接来找我么?”

“真是好深沉的心机啊!”柳夜勰怒喝道:“那就拼命看看了,看谁最终能够活着出去!”

“我一直想说,还不够格!”陶园笑着,右手双指打了个响指,一缕火焰便在其上燃烧了起来,那火焰如同火龙一般在虚空之中打了个转,而后就冲向了柳夜勰。

“这火焰,是……”柳夜勰见到这火焰之后,竟然露出了惊恐万分的神色,甚至放下了手中的方天画戟。

火焰最终将他给吞噬了。

……

“什么是止杀令啊?”又到了好奇宝宝魏薇问答环节。张横笑了笑,便解释道:“传说当初大元一统江山之后,大元对自己的子民不太友好,生杀予夺,长春子丘处机不希望这样生灵涂炭的局面出现,于是就孤身一人前往面见

大元的统治者,并且说希望大元的统治者不要这样行事,大元统治者听从了他的想法,便答应了下来,最终颁布了止杀令。”

“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丘处机一言止杀的传说了。”

“那当时长春子所说的话是什么呢?”魏薇继续问道。张横和叶绝等人都是愣了一下,而后摇头说道:“这个还真的没有什么记载,不过根据我的猜测,长春子当初应当不是说的什么太高深的话,毕竟那个时候大元的统治者已

经年岁很高了,到那种地步,哪个人都怕死,也怕自己死后不得安宁,身前少作孽是再好不过了。”

“那我们要不要去抢夺那止杀令啊!这可是又一件灵宝呢!”暖筱筱低声说道。

叶绝其实也想劝说张横前去抢夺,可他看到张横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便想到张横只怕有所打算了。

吴天和赵琛都跟他们在一起,当他们见到那止杀令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往前而去,看样子是想要将这止杀令给占为己有了。

事实上,不管他们在怎么努力,他们大概都无法跟张横抗衡了,毕竟张横手上的灵宝已经太多了太多了,这条通天之路走到尽头的人,现在似乎只剩下他了。

就在众人都想要抢夺止杀令的时候,神奇的一幕却是发生了,那止杀令却是自己飞了起来,飞向了张横。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张横已经是被通天之路给选定的人了么?”

“我不甘心啊!我好不甘心啊,我们死了那么多人,结果要为他做垫脚石了!”

“只是不甘心又有什么用呢?张横确确实实是这么厉害的人物啊!”

“看吧,连通天之路都要选择他了!”

……

吴天和赵琛脸色也很不好看,他们也在这条路上付出了很多,然而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回报。张横接到止杀令,心中一片明净,根本不是什么通天之路选择了自己,而是因为自己曾经研读过长春真人丘处机的真迹,这止杀令大概是在自己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