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猫鼬斩一路上都嘟着嘴,不看逍遥的猫鼬斩,原本因为和月鼬能够一起待一段时间,享受这一段美好时光的好心情瞬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再加上一路上逍遥的猫鼬斩也不安生,时不时的就过去“调戏”一下那个小呆瓜,最后的结局就是月鼬的猫鼬斩一路上都在躲避逍遥的猫鼬斩的“骚扰”。等到到了训练场的时候,月鼬的猫鼬斩二话不说,就带着猫鼬斩远远地离开了,因为月鼬本身就是体修,对于滑板的稳定的掌控自然不用说,再加上月鼬的猫鼬斩一路上都是小心翼翼的,所以虽然有几次惊险的瞬间,但是却并没有造成翻车的局面,还是相当不错的。

百合和大竺葵在来到了训练场外面的时候也就直接上了,在看到了百合和大竺葵的那些动作之后,逍遥才知道原来百合和大竺葵很早之前就已经玩儿过滑板了,虽然和想象之中的有些不一样,这个有的时候会进入沼泽之中,大竺葵因为体重的原因,在沼泽之中也是有些问题,不过百合和大竺葵还是很快就已经上手了,时间长短不说,但是整个滑行下来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逍遥和他们两个不一样,因为逍遥对于滑板的了解还仅仅是出于初级阶段,所以逍遥倒是也没有急的滑,而是带着猫鼬斩在一旁先看了一会儿,看别人是怎么滑的,在什么地方容易出问题,等到理论的知识都掌握的差不多了之后,逍遥才和猫鼬斩踏上了实践的第一步,不过,理论和现实之间的差距还是相当大的,猫鼬斩,一个准天王级别实力的宝可梦,如果真的放开跑,逍遥想要保持住平衡还是相当的困难的,不出意外地,在刚刚跑了两三步之后,逍遥就直接摔在了地上。

猫鼬斩感觉到身上的重量一轻,微微一愣,回头,就看到了逍遥才缓缓地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上满是尘土不说,逍遥的手心上已经出现了点点的猩红,显然是刚刚在倒在地上的时候不小心蹭在了地面上。

猫鼬斩的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担忧的神色,快步的来到了逍遥的身旁,对着逍遥叫了叫,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歉意。

逍遥轻轻的摇了摇头,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勉强站起身来,感觉着身上的那一种脱力的感觉,逍遥不由得摇了摇头,带着些许安抚的语气道:“好了,别担心了,我没事的,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说着,就直接朝着猫鼬斩后面的滑板走了过去,淡淡的说道:“等一下的时候,你慢一些,等我适应了这个花瓣,咋们再加快速度!”

猫鼬斩听到了逍遥的话,对着逍遥点了点头,示意已经知道了,之后,在开始拉着逍遥跑了起来。

因为速度慢了下来,所以控制相对而言就更容易一些,不过因为逍遥的左手使不上劲儿,所以这个工作对于逍遥来说还是很难,大概联系了整整两个销售,逍遥才不摔跤,与此同时,逍遥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体越来越软,越来越无力,好像如果倒在地上,逍遥立刻就会变成一滩烂泥一般,脸色苍白的可怕。

猫鼬斩看出了逍遥的异常,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担忧的神色,正在想要问逍遥要不要休息一下,调整一下状态的时候,突然就感觉到四肢传来了一阵软绵绵的感觉。猫鼬斩的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疑惑的神色,低下了头,不出意外地,就看到了自己的四肢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陷进了泥地之中,知道是进入了沼泽的范围之内,猫鼬斩不由得对着逍遥大叫一声,示意逍遥抓紧,自己要加速了,之后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暴戾的气息,大叫一声,奋力的开始移动了起来。

但是移动的过程之中并不顺利,越是挣扎,陷得就越深,移动的就越来越慢,终于,当猫鼬斩到达了沼泽中央的时候,四肢已经完全淹没在了泥水之中,情况也可以被称之为危急。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阵的移动的声音,猫鼬斩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回头,就看到了在自己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一个滑板,花瓣上有一个男性训练家,而男性训练家的身前不就是一只正在沼泽地之中游水的毒骷蛙?在毒骷蛙的双腿刚刚进入沼泽地的时候,毒骷蛙就开始了游泳,好像在海水之中一般,快速的穿梭着,几乎瞬间,就直接超过了猫鼬斩。

看到了这一幕,猫鼬斩的目光之中不由的露出了一丝不服气的神色,大叫一声,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暴虐的神色,继续奋力的挣扎着,想要从沼泽地之中出来,但是却根本就动不了分毫,正在猫鼬斩急的不行的时候,才对着身后的逍遥叫了叫,希望这个时候逍遥能够赶紧想想办法,不然的话,可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婷慧初秋午后的气质诱惑

逍遥听到了猫鼬斩的话,目光之中才缓缓有了一丝神采,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一会儿开始,逍遥一直都精力不集中,发困,身体软,没有力气,勉强看了一眼现在猫鼬斩的情况,逍遥好像呗泼下来了一盆冷水一般,微微咬了咬牙,知道不能再拖了,从口袋之中拿出来了两枚精灵球,白光闪过,大嘴蝠和阿柏怪已经出现在了逍遥的身前。

大概是大家都在训练,并没有注意到逍遥放出来的闪光阿柏怪。大嘴蝠大叫一声,直接从空中朝着猫鼬斩的方向攻击了过去,想要以此来将猫鼬斩从沼泽地之中拉出来。阿柏怪知道逍遥是想要让他在水面之下想办法把猫鼬斩给弄出来,但是看着脏兮兮的淤泥,阿柏怪的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不情愿的神色,思索了一阵,这才勉强的伸出尾巴,抓住了猫鼬斩的脖子,奋力的向着花瓣的方向拉了过去。

不过大概是猫鼬斩陷得太深,阿柏怪不仅没有能够将猫鼬斩解救出来,相反,自己则被猫鼬斩拽下了滑板,拽进了淤泥之中,阿柏怪的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厌恶的神色,但是还是一头扎进了淤泥之中,从下往上帮助猫鼬斩脱困。